【82】

「是那邊的門後……」我指著辦公室裡的小房門。

「不如入去看看吧……」阿發吞了一口口水,說:「我想……裡面應該有電話……未被燒毀……」

我想他是害怕著,電話燒毀了,卻有電話的響聲。

但我相信昨晚的火並沒有蔓延到那房間,否則房門不會如此關上且完好無缺,只是表面熏黑了一點。



我打開門。

奇怪……竟無上鎖?如果沒有上鎖,昨晚的怪物警為何不打開這門?按道理他們在大火包圍下應該會什麼門都打開以尋找逃生的路。

……

裡面原來是一間獨立辦公室,驟眼看,大概是這裡的主管房間吧?

辦公室的擺設尚算完整。



鈴鈴鈴……鈴鈴鈴……

我步向辦公桌上的白色電話前,決定拿起聽筒。

聽筒放在耳邊,我卻不作聲,
等待對方……

難道又是麥教授?他總是喜歡這樣聯絡我們,
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這些地方的電話號碼。



但我最怕是……不是麥教授,而是那個經常發出陰森恐怖怪聲的「群」。

雖然麥教授也不可信……

「Hello!古亦凡。」

但我萬萬想不到,竟然是她。

「你可以直接找我的。」

她是林依晴。

「現在還不是時候,只不過我想跟你聊幾句。」

「妳到底想怎樣?妳不是想把我變成你一樣的人嗎?」



「你身邊有其他人嗎?」

「沒有。」我說謊。

「我知道一切都得難令你相信,但我想必須告訴你,在這世界上,只有我們是你可信賴的朋友。」林依晴的聲音鄭重而溫雅。

「朋友?」

「是啊……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讓你知道一切。」她可惜地說:「也不是讓他復活的時候……」

「這是什麼意思?我說……我受夠了!我要知道一切!」我受夠被未知的世界所愚弄。

有時候我甚至在想……
即使……即使要我成為另一個人!我也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古亦凡,如果要讓你完全覺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剎那間,我……我好像看見自己的黑色影子,現出向上彎的嘴巴……彷彿影子在笑……

「有多難?」我望著影子說。

「……奈格爾……你……」林依晴語氣驟變。

「奈格爾是什麼人?死神?我是……奈格爾?」

「是啊……你就是能夠毀滅一切的我。」影子說:「從前我的名字叫死神。」

「我不是!我不是那個奈格爾!我不會毀滅什麼……」



「古亦凡?」林依晴的聲音變得很遠,說:「你不能讓他控制你,這不是時候啊……」

我……我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

為什麼……?

「放……放開……我……」

為什麼?我……我……

「求……求你……」

為什麼……我的雙手……



「不要殺……」

為什麼阿發躺在我面前?

為什麼我會跪在他身上?

為什麼……我雙手會用力掐住阿發的頸項?

電話呢?電話在哪?

門……門呢?門關上?

窗呢?窗也關上……

【83】

電話聽筒放在桌上,一直沒有掛線……一直……

我的雙手完全不受控……

阿發用僅餘的氣力想推開我,但辦不到。

沒理由,我沒可能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那邊的小型鬧鐘,雖然時間是錯的……但清晰聽見……一答一答。

等等……
我要冷靜下來……

我要搞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對了……這裡符合了結界條件:「空間能夠讓身處者一覽無遺」。

還有,雖然我不是跟有巫術的同學共處一室,但……聲音,難道是林依晴透過電話裡的聲音促成這一道結界?

我記得麥教授說過,所謂結界……

是有關音頻的……

「我……我很辛苦……不……」

所謂的『結界』,就是陷入了『催眠』的狀態。

對了?為什麼我要殺死阿發?
我沒理由要殺死阿發……
所以殺死阿發的不是我,而是我身體裡面的另外一個人!?

要跟他對話……要跟他對話……對了!?

影子……微笑的影子……是你吧?

「停手啊!我不要殺死阿發啊!」

「哈?是你叫我殺他的。」影子張開嘴巴,發出詭秘的聲音,回應我的問題。

「我沒有!」

「你說這個人太危險了!你很害怕!所以叫我殺死他。」影子勾起更深的笑容,說:「我在幫你,一直都在幫你,和那時候一樣……」

我害怕?

和……那時候……一樣?

嗯……

「保護我的弟……弟……」被用力更用力地掐住頸項的阿發竭力地說。

我……

「放手吧……古亦凡……你可以控制到的!」我隱隱約約,恍惚中好像聽見林依晴的聲音……她在幫我?
叫我放手……

於是,我真的慢慢放手。

但放手的時候,我已經氣吁喘喘,怪異的影子也消失了,回復正常。

「保護你的弟弟,由你自己負責。」我疲倦地望著阿發說。

阿發同樣喘著氣,說:「你……?沒事了吧?」

「你還關心我嗎?」我恍惚地說:「還不趕快來殺死我?」

阿發搖搖頭,說:「我不敢殺人……」

「為什麼……?」我笑笑。

「因為害怕會殺人的自己……

剛才你也說了……」阿發凝視我,無害地說:「我相信你的心並不是想殺我,你是好人。」

「你不反擊我,你才是好人中的好人。」我說。

阿發輕鬆笑了笑,可是臉色很快又沉下來,因為,他望向那道房門。

「阿凡,我有種奇怪的感覺……」他恐懼地說。

我也望向那道門,說:「不敢離開嗎?」

阿發瞪大眼睛,點點頭。

我望向辦公桌上的聽筒,但我很怕,當我再拿起聽筒時,甚至接觸那個電話的時候,我又會聽見林依晴的聲音,又會做出什麼怪事來。

「阿發,你去幫我,把電話掛上。」我說:「我可能做不了……」

不……但仔細回想,剛才救我脫離控制的,好像是林依晴的聲音。
難道築起結界的人不是她?

那會是誰?

我望向地上已經回復尋常的影子。

「只是掛上……?」阿發問。

我點點頭。

「我聽見聽筒發出一些微弱的聲音……」阿發對著聽筒感到困惑。

「不要聽,掛上它就可以了。」我肯定地說:「否則,我們出不了這個門口。」

「但……」阿發非常非常、非常地困惑。

但我不知道他究竟在困惑個什麼?只是把電話掛上這麼簡單的動作……

他居然做不了,而且……

「喂?你是誰?」阿發居然拿起聽筒在耳邊。

他在發什麼瘋?

「不要啊!」我焦急地上前撞開阿發,聽筒跌在地上,但被撞開的一瞬,他的手不知有意或無意,竟按到了電話上的喇叭鍵……

「你好!」電話說。

我不顧一切,衝上前只想掛斷電話,就在手指接觸掛線鍵的一刻,卻迎來一句……

「他們好像叫阿翔和阿B,真可惜……」電話裡的人不是林依晴了。

他是……盧立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