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走了十多分鐘,沒遇到任何來襲。安靜的氛圍夾雜著各式各樣的情緒在所有人之間彌漫著,文哥又是拍拍手說:「緩衝時間已經過左,大家打醒十二分精神,隨時會有怪花怪草嘅襲擊。」

聞言大家都立即開始四處張望,連同四個新人都是警惕的看著周圍。遇過一次襲擊之後,新人們已經是完全相信這個「煉獄」是真實的存在。目睹了眾人的「能力」也確實增加了他們想活下去的想法,至少得到所謂能力這一項是多麼的吸引,任憑誰也停止不了對自己變成超人的幻想。

文哥跟上一次煉獄島中對待信傑他們一樣,掏出了兩把普通的手槍遞給了新人中的兩位男士說:「大家都預測唔到即將會發生咩事,呢把槍比你地自保加上保護兩位女士嘅能力。好好生存落去,只要活過今次煉獄,下次你地就可以靠自己。兩位識用嘛,需唔需要教學?」

男士們接過手槍,二人倒是同時回答「識用」隨即都是雙手緊握。這樣的環境下一把小小的手槍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保護,但至少也是新人們唯一的依靠,也是心靈上能給予自己最大安全感的一件物件。

這也是人類的統一思維,有時候明知道沒效,卻是死要做點甚麼,彷彿沒試過就死不瞑目一樣,就像某些科幻戰爭電影和超級英雄電影一樣。明知道子彈無法打到天中的直昇機,明知道子彈打不穿機械人的外殼。匪徒明知道英雄們是刀槍不入,但依舊嘗試扣下板機射擊。這或許不是一種嘗試,是一種本能上的依靠行為,手上唯一的武器是他們心靈上唯一能保護自己的武器,所以才會扣下板機射擊,已經不在意有效還是沒效了。



兩個女士也是各自跟緊其中一個男人,她們自從跟上了大隊以後便再沒粘在一起,連對話都沒有。彷彿剛剛決定跟還是不跟的討論中已經斬斷了她們之間的友情一樣,形同陌人。

終於又是走了好一會,前方突然傳來「漱漱」的花草碰撞聲音讓眾人停止了步伐。果然不用十秒時間,前方走出了一大堆五顏六色的怪花。它們站成了一個方陣,慢慢的向著眾人走來。

「射擊!」文哥大吼一聲,自己也第一個扣起了輕機鎗的板機。子彈啪啦啪啦射出,立即把最前列的怪花打成碎片。輕機鎗的威力果然巨大,幾乎瞬間便打碎了三列怪花。

但這個怪花陣源源不絕的湧來,打碎了一列又一列卻沒打出條活路來,怪花從後湧上,填補的速度比打碎的速度更快!

如果此刻有人從上方看下去,絕對會看得頭皮發麻。因為這個陣的後方真是一個海洋一般,數之不盡密密麻麻的怪花湧在一起形成了這個方陣不斷前進。這還沒完,眾人身後也傳來漱漱的聲音,回頭一看才驚見是由怪草組成的另一個方陣,來了個前後夾擊。



怪花怪草們數量實在太多,就像圍牆一樣往左右兩邊散開去,均是一樣的向前進發,向著眾人襲來。

文哥看了看情況,急忙大叫:「我哋分開前後兩排!有槍嘅企前面,冇槍果兩個企中間!四個前,五個後,用槍打碎佢地!」

這情況下,眾人的腦袋即使反應不過來,身體卻也跟上了這個指示站好了一起。大家都咬緊牙,扣緊板機把襲來的怪花怪草清理著,總算是壓住了它們的前進……好幾秒。

裝載子彈是個硬傷,人數太少亦是個缺陷。幾秒後兩邊的方陣終於又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接近著,就是在眾人裝載子彈的時候,用數量戰勝了眾人火力的減少,造就了不斷前進的機會。

「咁落去唔係辦法呀!」



日龍大叫著,文哥咬了咬牙怒罵一聲才說:「仆佢個街!阿正琳琳你地仲可以用幾次能力?」

「我ok!我啲精神力已經完全回復,隨時再用都冇問題。」阿正立即回答,他也已經單手掏出了那疊紙張,看來就算文哥不問,他也打算使用能力解決眼前的危機。

琳琳行動卻更快,他們二人都是在後面那組。她已經把槍遞給站在這邊的黃小郎,讓他雙槍同時射擊。自己則收下眼鏡,舉步跑前回答:「我一級能力已經可以不斷用,我依加會用一級能力攻擊,唔比怪草前行。你地怪花果邊自己諗辦法解決!」

話音剛落,她已經迎上了怪草的攻擊。只見最前列的十多棵怪草一起射出,形成如同之前一樣的草雨飛向琳琳。但琳琳雙手紅光一閃,眨眼間就變成了兩隻龍爪。幾下揮舞間便打碎了草雨,緊接著她已經衝到怪草陣之間,雙爪肆意的爪碎怪草。

阿正急忙叫喊著:「大家將射擊方向向外,唔好射琳琳身處嘅地方。我會支援佢!」

話畢他已經把兩把槍各自給了兩個女新人,他一拋紙張輕唸一聲:「禦紙」。

紙龍捲再次現身,直線衝進了怪草陣之間。在琳琳攻擊的時候,把她來不及攻擊的方向護著,同時又分出了另一圈紙四周圍切割著,二人雙互配合著,慢慢擊潰著方陣。

而兩個女新人一接到槍械便大喜,立即上前填補兩人的火力射擊著。陳嘉欣甚至有點興奮得叫了出聲,二人一直以來的無力感總算在打碎怪草後驟減。這邊剩下的五個人是兩個女新人、黃小郎、Kenny和信傑。



而對抗怪花陣的則是餘下四人,文哥眼見阿正琳琳已經壓住了攻勢也急忙處理自己這邊的環境。

他本來安排這邊就少一人的原因就是怪花不及怪草的威脅大,怪草一旦進入射擊範圍便會射出纏住人的身體,那麼一次就會少一個人。他就是擔心出現這個狀況就安排了前少後多的陣容。

也正因如此,這邊的火力實際根本壓制不住怪花陣,這時怪花的前進已經拉近到十餘米。那些顯眼的花粉已經慢慢散出,只要再前進多幾米便會被四人吸入氣管,到時阿恩和李兆恆絕對堅持不住。不,這個數量下累積的花粉,根本連日龍和他自己也捱不住。

他一下子單手持著輕機鎗,另一手已經連續扔了兩個圓柱形的罐子到怪花海中,這才拿出背上的火槍。

罐子沒入怪花陣中,幾秒後兩聲漏氣聲音傳出。煙霧從陣的中心飄出,這才意識到文哥丟出的罐子原來是兩罐煙霧彈,煙霧混雜了花粉散去,頓時解決了花粉的威脅。

與此同時,文哥也扣住了火槍的板機。一道橙紅色火光從槍口噴出,射出了一道長約十多米的火舌,把前排的怪花燒成了灰燼。

明顯火攻的效力高得誇張,火焰的燃燒不花一秒便向後伸延。花海頓然變成了火海,眼下的情況也總算是壓制住了。



好景不常。

漱漱的聲音再次傳來,眾人聽完頓感絕望。因為,這是左右兩邊傳來的聲音。他們瞥見左右兩邊來的不是怪花怪草的方陣,而是一些半個人高,粗如樹藤的草。它們不是像怪花怪草那般怪異的步行著,而是兩株兩株交錯的如同車輪一樣的碾過來。

這一下連文哥也說不出指示來,他自己也忙不過來。他這才剛想叫日龍阿恩各自守一邊時,卻見阿恩已經轉身向左邊射擊,而另一個行動的是李兆恆,他反應迅速的站到右邊射擊,位置是自動自覺的站好了。

但這些草卻不像怪草那般一打就碎,子彈打在草之間竟然擦出了火花,幾乎是打盡了彈夾才把兩株怪草打碎。還好它們數量不像方陣那般密集,不然光是打破第一團,第二團已經滾到面前。但更換彈夾的時間始終是硬傷,才十多秒已經有第一圈怪草攻到阿恩和李兆恆眼前。

情急之下,阿恩連兩把手槍都丟下,戴上了那雙釘環拳套。說實話,她自己也想不通為甚麼會這樣做,只是身體自然的反應。

隨即她一拳打向眼前第一株襲來的新怪草!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