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傑把死後的感覺說了出來,也說明了自己復活後的感覺。

「基本情況就係我意識上想做咩,身體就好似自動自覺做咁樣。我甚至覺得我果一刻冇野係做唔到,力大無窮,反應敏捷,思維又清晰。總之好似無敵一樣,無所不能咁。」信傑這麼說著。

阿正捏著下巴,好一會才回答:「咁同亡感呢兩個字好似冇咩關係,反而更似某啲遊戲入面死後復生,能力增強之類嘅能力差唔多。」

信傑也聳了聳肩問道:「我不如都問下主人啦,反正我依加有兩次問問題嘅權利。」
「都好嘅,瞭解清楚,對大家嘅生命保障有提高。」文哥點點頭說,同意信傑問主人。
信傑也其實主意已決,輕說一聲:「好。」



然後他便閉上了眼,聯絡主人。

「請進行以下其中一個選項:
第一,問問題。
第二,把問問題權利兌換成十分分數。
第三,離開主人意識。」

主人柔和得讓人聽著都身心舒暢的聲音響在信傑腦海之中,不知不覺間把信傑殘留悲傷的情緒悄悄抹去,信傑也穩住了意識選擇。

「第一,問問題。」



「使用了一次問題,還剩下一次問問題權利。現在,請發問。」主人聲音雖然柔和,卻是十分刻板的說著。

「我嘅能力【亡感】,點用?」信傑決定效法李兆恆,簡單的問著。

五秒過去,主人終於回話。

「【亡感】,使用者每死亡一次,體內都會儲存死亡感覺帶來的能量。每次煉獄中受到導致死亡的攻擊後,將會於三分鐘內復活一次,復活後會提升個人全能力五倍。每一次死亡儲存的能量則屬永久儲存,能於每次煉獄間使用。使用者感到死亡意識時便能使用死亡能量,集中精神使用其能量賦加在任意個人任何能力或身上物品之上,其力量或質量能得到突破性增長。死亡能量多寡視乎導致死亡的攻擊其攻擊力量而定。復活後增升個人能力時間為三十秒。三十秒後身體會恢復到最佳狀態。此為一級能力。」

主人一口氣回答,終於說完以後的十秒再次說話:



「請進行以下其中一個選項:
第一,問問題。
第二,把問問題權利兌換成十分分數。
第三,離開主人意識。」

「第三,離開主人意識。」

信傑猛的張開雙眼,深呼吸了一下,把得到的訊息通通說了出來。眾人聽完反應不一,有的在沉思,有的則目瞪口呆。

「個人全能力五倍啊……限制也只有三十秒,都合理嘅,如果時間太長就強得太離譜。至於個人能力嘅話,即係話你自身能力越強,死後復活就越強。」阿正好一會才得出結論說。

聞言信傑也瞪大眼睛問道:「即係點,咩意思?」

阿正慢慢解釋道:「意思就係,假設你返到現實世界不斷鍛練。可能幾個月後,你練到好似文哥咁大隻再入煉獄果陣,你果時已經比依加強壯,照道理死後復生亦會更勁。畢竟講明係死後會加強個人能力五倍,應該係以你當時身體質素而定。」



信傑慢慢消化著這段話,倒是阿正失笑一聲才繼續說:「好可怕嘅能力,自帶一次復活都算。而且復活之後仲要爆Seed一樣,有超強嘅自身能力,雖然話有三十秒限制,但係三十秒確實可以做到好多野,好似啱啱黑森林就係好例子。必要時,你會係挽救局面嘅最後底牌。」

這麼一說信傑頓感壓力很大,文哥見況大笑幾聲才說:「哈哈,犀利呀!不過唔洗諗到咁嚴重嘅,亦唔洗覺得好大壓力。你淨係記住你係底牌就得啦!哈哈。」

「完全安慰唔到我囉……」信傑苦笑著說。

這時一直沉默的琳琳突然問道:「提到嘅死亡儲存能量係咪指你最後手上面纏住嘅黑氣?」

信傑一愣,看向琳琳問:「咩黑氣?我冇留意到。」

琳琳點點頭說:「比紅樹人打底果一刻,我雖然郁唔到。但係仲有意識,我隱約見到你最後打紅樹人果一拳,幾乎成隻手都有微微嘅黑氣圍住。我估果啲就係所謂嘅死亡能量。」

「有咁嘅事?我真係唔知,亦都感覺唔到。」信傑大驚,不禁看著自己的手說著。



阿正插話說:「如果琳琳冇講錯,咁你已經不知不覺間用緊死亡能量。睇上去亦好厲害,如果可以練到隨心所欲咁用就掂喇!」

話畢信傑不禁陷入沉思,努力回想著復活後的思緒、感覺,希望找回那一刻的神緒,藉此嘗試使用力量。不過他回想那段時間的時候就像作夢一樣,矇矇朧朧的,就像霧中找物一樣,沒頭沒尾的,連方向都找不到。

好一會,阿正又是開口說:「點都好啦,你嘅亡感確實厲害。你最重要係掌握咩叫「死亡感覺」,解釋裡面有講你可以用死亡儲番來嘅能量增強自己甚至增加落物件度,呢樣好值得試試,我確實幾好奇增加落物件度會點,用得好嘅話,我相信會大幅度提高你嘅戰鬥力。」

信傑還沒回話,整個房間傳來了主人的聲音。

「停留於武器房時間剩最後一分鐘,七天後將再次回歸。」

「呃……原來咁快就十五分鐘。」阿正猛的抬頭,自顧自的說著。
一旁的琳琳抓住他的手臂說著:「今次承蒙大家照顧,希望下次……我哋仲有機會合作生存。」
聞言其他人都看著情侶二人,文哥不禁笑著說:「歡迎番來,琳琳,阿正。」

連阿正都不禁會心微笑,不知因為上一場黑森林裡同生共死過,還是日龍已經不存在。琳琳突然態度變得沒之前那般冷淡,反而還主動邀請眾人下次再組隊。說是組隊有點奇怪,本來就是一個團隊。更應該說她現在更想重新回新到隊伍內,這無疑是一件好事,有回這二人加入,這個團隊生存率可說是直線上升。



眾人也慢慢等待最後一分鐘。也不得不提剛獲得能力的李兆恆,他確實不斷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大家與信傑交流亡感的資訊時,也留意到李兆恆身邊開始越來越多飛刀出現。

最多的時候見過一口氣飛舞著二十把,不過他情況也是極慘。不過是飛舞了兩秒多,他已經七孔流血,口吐出來的還是黑血。幸好有主人的修復身體,不然光是操縱飛刀他都已經可以死幾十遍了。

就這樣看著他噴血、完好、又噴血、又完好,直至最後廿秒。文哥才走過去輕輕拍醒他,遞給他紙條說:「呢個係我電話號碼,番到現實世界希望你可以加入我哋嘅群組,一齊努力為下次加油!」

這也是在進入之前他們幾個舊人之間相談好的,如果有些資質可以,沒有心懷不軌的新人再加入。在完結前都給他們電話號碼,讓他們回到現實世界時能加入群組,彼此交流意見。此刻文哥已經把紙條給了李兆恆和黃少郎二人,也示意希望情侶二人重返群組,二人也同意了。

終於是在回現實世界前的一分鐘內,解決掉這些問題,也讓大家稍微忘記了有人死亡所帶來的哀傷。

就這樣,回現實世界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