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中四的學生妹, 一個有嚴重腳膠,虐待狂,繩痴的中年男人,看似互不相干,卻因為命運的編曲而交織在一起。



我是一個16歲的中四生,旁人眼中,只會有2個字的感覺,正常。
對,現實就是這麼現實,唯一叫做有點不同的,應該就是那叫做比較特出的身材。我十分蠢,真的是那種十分容易給人欺騙欺負的那種女孩,那叫做比較誘人的身材和不差的外表大概是上天給我的禮物。

我在那間半山上的女名校就讀,校名就不公開,免得給這裏的同學認出。 到現在16歲,我還是單身,生活在女校根本不容得我有半點認識男生的方法,更何況我是那種害羞的女孩。唯一可以解決這種枯燥的生活的方法就只有看色情的視頻還有靠自慰。

說來有點害羞,望着正常的那些色情視頻,那種普通的性交根本難以令我有性興奮。有很多次我試着不自己逼成正常人,望着那些性交,口交的視頻,卻總會望不夠10分鐘便沒有了興趣。 直至某天找了一條比較突別的片段,我才發掘了自己的另一面。

那段視頻至今我仍舊記憶如新,片段應該是在一個地牢拍攝,燈光也十分陰暗,沒有一男一女和一張床,一開始只有一位長髮祼體的女生手被反縛着,身體乏力的軟癱在地上,而她身上卻滿是傷痕,只見她頭上的天花板上有一個小小的吊環,吊環上有一條繩子輕輕的連接着女生背後被反縛着的雙手,卻沒有吊緊。

片段的頭一分鐘,就只有女生不停的在嬌喘,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那女生好像是中剛跑完馬拉松一樣。 在一分鐘的位置左右,影片終於出現了第2個人,那是個全身也蒙上了黑布只剩下一雙眼睛的男人,他拿起一桶水,向女生無情的撥去,感覺就是要把女生撥醒,然後女生更慌張的在嬌叫,腳慌亂地動,卻因為背後的吊繩而走不了,那黑衣漢手持着一條皮革和一個紅色的小球(後來我才知道那叫作口球),走到女生後面,帶點憤怒的說出一堆話,因為收音的問題我聽不清楚那些話,我卻看得出女生的淒慘。只見那黑衣漢在一倫的怒罵後,把本身那吊得不緊的那根繩子拉緊,本身軟癱在地上的女生隨即不由自主的吊高了身子,一直到那女生給吊得跪起來那黑衣漢才打繩結。 而那女生已經十分痛苦的模樣,她的頭無力的向前方垂下,那頭長髮彷彿恐怖電影中的貞子那樣凌亂的垂着,而那雙手則十分誇張的被拉在身後。

然後,那黑衣男拿起那口球,把女生的口緒起。 接着的幾分鐘便拿起鞭子不停的打那女生不同的身體部為,那女生則十分痈苦的不停嬌喘,口水也十分明顯的從口中流下。

看完後我發覺自己的心不其然的跳得十分快 ,我竟發現自己的下體也濕透。那種感覺十分差,我明明自己也是女人,看到一個女生這麼屈辱的被柔爛我卻感到十分興奮,那種興奮是前所未有,我竟在幻想自己是片中的女生,給吊起不停的打着。

自此,我每次上色情站也是在搜尋被虐待的片段。還好因為父母在2年前大姐大學畢業後已經搬去了大陸長居,而大姐在我16歲之後也已經搬去跟男友同居,因此我已經跟獨居沒有分別,在這條件下 ,我能為所欲為,在這半年間不停的看這些片段,我更買了不同的性玩具來滿足自己的欲望。然而我的欲望卻只是愈來愈大,我每一晚也想當一個卑賤的女人給男人支配,要當別人的腳下奴,卻始終不能現實。

直至上星期的某一天,我終於按捺不住那欲火,上了那半年前禁止自己踏足的地方。

那夜,在手淫後,我拿着手機無聊的玩着,終於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登入了那半年來的禁足之地,一個名為 SM之家的論壇。我起了自己的名字是: Vivian :)

甫登入,我發現內裏都是各色各樣的分享,而我的目標卻不在這。我按下了那交友居的連結。一登入,只見充斥着很多男主徵奴,女奴徵主的等文章 ,愈望我愈興趣,同時我也發現一個現象,論壇上男女的比例大概為9比1 ,每9個男生應該只有一個女生。 有很多次我也有一個衝動想去應懲 ,卻始終沒有,要知我還是一個在名校讀書的女生啦。

然而看了一整晚我卻下了決心要出一個應徵文,我想出文也沒大多危險吧。那文也是說自己年歲,職業學生等,還有說自己那種十分強想給人吊起打的那種欲望等。

很快便出了,沒想到不夠5分鐘就一堆通知,果然女生是十分吃香,我望着數不出的留名,給其中一個吸引了。

: 我係男主,我冇咩特別出色,不過我好殘忍,可以令你生不如死,如果你唔係犯賤建議你都唔好理我。


我的心不其然的跳着,我不就是想找一個不會憐惜我的主人嗎,那一刻我竟然 pm 了他。



:hi , 我就係開 post 果個,我其實咩都唔識架。

大概他也沒有想過我會找他,不一會他就回覆我。

: 你係咪諗清楚。

我想了好一會,這半年我追求的不就是這些?

:係,我就係咁犯賤

我倒也是挺爽快。

:呢度好多騙子,你要我點信你。

我想了想,證明自己不是騙子的方法也許便是視頻。便向他答道,

:umm , 我唔係騙子架,你有冇 skype ,我今晚同你視像吖。

想不到他也是爽快之人,很快就給了自己的id我,我則懷着十分緊張的感覺期待着第1次見的陌生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