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 香港天文台發出了黑色暴雨警告。教育局都宣佈了全日制學校是日停課, 身為"打工仔"的我, 都是要應付誠哥的經濟發展。但是, 中學生都不需要回校上課, 這讓我回憶了中學的純真和可愛。

有人說: "大學的友誼, 是一日; 中學的友誼, 是一世。" 

2007年, 我入了一家中學。
一家名聲不錯的學校, 一家男女比例不平衡的中學, 一個英文中學。

我過五關, 斬六將, 終於有幸在這家學校上第一日的課堂。不知道是家長要求, 還是這家學校的特色, 低年級的班都會有一男一女的班主任。我的班主任就是一個溫文有禮的君子, 和一個剛烈大膽的烈女。為何有這樣的陣容? 我真的不知道。

我進入了班房, 看見陌生的桌椅, 陌生的面孔, 陌生的眼神。


我坐在單個位, 毒男的煉丹位置, 可能大家都未熟悉起來。
"大家好, 我就是1A班的班主任 - 陳老師。"文質彬彬的君子溫柔的說。
"而我都是1A班班主任 - 馬老師。"剛不大膽的烈女霸氣的說。

跟著, 又說些無謂的介紹。這家中學怎樣怎樣好? 這家中學怎樣怎樣勁?
正常的, 這個與心理學的理論一樣。心理學稱之為 "自我欺騙", 一般來說是 "自欺欺人" : 即是解釋, 人有成就的時候就會稱讚自己有好厲害, 捧到自己上天花板, 例子有我們耳熟能詳的FF達。但是, 人在失敗的時候就會賴地硬, 總是說自已因為某些因素而失敗。這就是心理學。

說了數分鐘, 我們到了學校的禮堂。又到了所有學生最討厭, 最無謂的時間 ﹣ 開學禮。
我都不知道為何回校的第一天就要有開學禮? 一個一小時多的禮儀, 都是說些無用的東西, 什麼好學生的特徵? 如何有效地管理自己的讀書時間? 最重要的是, 大家前一晚都拼命的做回可惡的暑期作業。何不省掉時間, 給多些時間學生完成了暑期作業。



校長沉悶的講解, 每個醺醺入睡的同學, 提醒同學不要沉睡的老師。這三個畫面也令這個沉悶的典禮增加一點滑稽。

主題: 如何成為一個明垂青史的學生。
校長用了一個小故事作為例子。

’從前, 有一個古寺。有兩個和尚, 兩個都想去一個地方, 拿一本經書。
一日, 窮和尚與富和尚說: "我想到南海去, 你的意見如何?"
富和尚問: "你憑什麼東西去到南海去呢?"
"我有一個杯子, 一個碗。杯子用來飲水的, 碗用來吃飯。"窮和尚回答。
"你這樣怎隸去到南海? 我都想租了一條船去南海, 但是一直都未能所願。一個杯一個碗就可以, 開玩笑嗎?" 說畢, 連連搖頭。


一年之後, 窮和尚從南海回來了, 富和尚還在為他的船發愁呢。
四川與南海隔着幾千里地, 富和尚一直沒去成, 而窮和尚卻把這件事做成了。’

最後, 同學都給訓導主任孫老師弄醒了。
"各位同學..." 孫老師用他成熟的聲線來喚醒大家。
一個鐘的開學禮, 就這麼完結了。

我那時聽到熱血沸騰, 胸懷大志。想在這間中學出人頭地, 做人中之龍。
但事實又是怎樣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