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老師說完報告, 大夥兒都上自己的班房, 我就上了201室。這個是我一年級的班房, 這個是我夢想的開端, 也是我出人頭地的一個地方。

"撻…撻…撻…" 君子陳開着班房的電燈。
"大家收捨自己的東西, 出黎排隊, 我地黎排位…" 烈女馬繼續霸氣地道。
跟着, 三十多人背着書包, 由矮至高的排開, 排出了班房門口。跟着兩位班主任就一一的幫我們安排位置。我的心有望有一個單丁位, 因為可以專注自己出人頭地的夢想。

誰料, 我坐在一個女生旁邊。
她的名字叫做芷雅。踏入青春期的男生, 雖然有對異性產生興趣, 但是我那時不喜愛與女生交談。原因是女生一直給我的感覺都是煩過茶煲。
本人母親就是一個好例子了。(不過,過個是另一個故事。)



不過, 前面和後面都是男生, 分別叫班長光和流華。這兩個男仔成為了我超越的目標, 原因是他們真的太厲害。一個全級第一, 一個全校第一。所以, 我不能要自己鬆懈。

跟着, 又要處理千篇一律的班務。什麼牙科保健? 身體檢查? 班會成員? 體育堂家長書? 這些的班務, 令到每人都有一大堆的通告回條,所以每人都會拿起一個又一個File, 逐個放進File裡。

當我把回條放進File時, 芷雅問道 "你住邊架?"
"健美花園…"我答她。
"那麼巧, 我都係wo…不如一齊返屋企丫? "她再問道。
"…" 我靜默。

那時的我, 都不知怎樣回應她。雖然想認識一個新的中學朋友, 但是我心中真的不想與一個麻煩到極點的人步回屋苑。唯有順從芷雅的要求, 與她返回健美花園。


一路上, 都是一遍靜默。她有自己靜的的時間, 我就有自己看風景的時間。

都不明白為何九月一和九月二都放半晝? 是一種傳統, 抑或是給我們有半日的時間完成今日的回條通告?

正在想這種無謂又無聊的題目時, 芷雅都說她已到了自己的屋苑門口。明天見。
我繼續行, 搭上升降機, 拿起鎖匙, 打開門, 放下書包, 開着電腦, 玩着寵物小精靈。

父母親都相繼回家, 我都拿起書包中的物品, 給他們簽名, 以示知道通告上的再求和其他事項。其實, 一個"打工仔", 在工作場地已經有很多很多壓力。

❝薪酬是分兩份的。一份是用來抑壓你對老闆的忿怒; 一份則是你應有的❞ 黃子華«棟篤神探»。



回到家, 只想要一個輕鬆舒適的還境, 但是學校的通告回條好比公司的合約, 簽少一份, 都可能會有殺身之禍。不單如此, 有些通告還要付上幾百元, 甚至幾千元的金錢。父母又怎樣放下心情來呢?

所以, 一個小朋友不交通告。不是他不負責任, 不是他忘記了, 而是他不想自己父母要付上那種有苦。作老師的讀者們要注意啦…

教科書, 也到了。一袋兩袋的書本, 也標示了我的六年得中學生涯又要開始了。我二話不說, 立刻拿起書本來, 細心閱讀, 發現自己原來甚麼也不懂。

滿腔熱血的我為了要打敗流華和班長光, 不惜一切都要懂得書本中的知識, 連書中的附加資料都閱讀了。

究竟好勝心是好?還是壞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