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飯店裡頭,冷清清的,沿途沒看見其他食客。難道被公司包場了嗎?
 
我們上到一樓主廳,這裡地方很大,放得下二十圍檯,但現在只剩下一張大圓檯在正中央。

整個場地非常昏暗,只得幾盞燈剛好照射在大圓檯周圍。我看見圓檯圍坐著四個人,他們應該就是除「教授」之外的三大堂主,和東哥。他們每個人身後都有一位助手,但站得老遠的,隱藏在黑暗之中。
 
當我走近大圓檯時,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一個人。
 
「Herbert。」我走過他身邊,小聲地道。
 


我眼前的Herbert現在有個綽號---肥彭。他身穿西裝,頭髮蠟得貼服整齊,像個富貴商人一樣。他的神情穩重嚴肅,城府極深。當他聽到我在叫喚他時,他不屑地看我一眼,然後一言不發。我知道,他絕非我所認識的Herbert。
 
其實剛才,Robert向我介紹這次茶會有哪些大人物時,我已經聽說了Herbert的名字。當我得知這個狀況後,我當然是十分震驚……
 
和我之前所想的一樣,中四那一年Herbert亦一同加入了火人旗下,成為打手其中一員。不過在火人坐牢之後,他不但沒有加入我的陣營,反而拉攏了部份火人的餘孽,另起爐灶。
 
其後,他憑藉賣淫網的生意起家,搞得有聲有色,更揚威海外。當賺得第一桶金後,他在其他生意上的發展亦得出很不錯的成績,在社團中慢慢成為了重要人物,更成為了「教授」的死對頭﹗
 
今年公司大選,將我打敗,贏得坐館資格的,就是Herbert。而之後,將我部份生意蠶蝕的,也都是他﹗
 


我向Robert追問了更多我和Herbert之間的恩怨情仇,但基於時間關係,他只是簡單的向我總結一句---他是你最大敵人﹗
 
現在,我就坐在Herbert的斜對面,而Robert就站到我身後遠處,黑影之中。自我坐下之後,Herbert就一直冷冷地盯著我。我感受到他那份強烈的敵意。
 
雖然,我面前的Herbert可能是我最需要提防的人,但其實除他以外,對我有威脅的人還真不少……
 
坐在Herbert旁邊的,是一個中年女人,人稱娜姐,她是香港地下賭場的大人物。她賭術精湛,無賭不歡,但聽說她最拿手的,是三國殺。她嗜錢如命,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刻毒女人,但相比起其他堂主,她與我的敵對性算是比較小。
 
坐我旁邊的一個男人,他年紀比我稍長,但惡形惡相,十分有霸氣。我發現他不時看著我,不懷好意似的。而他,就是除了Herbert之外,我最需要防範的一個人---火人。
 


剛才Robert提到他的名字時,我也是嚇了一跳。
 
火人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跟過的大佬,我與他淵源甚深﹗要不是他,我不會入黑社會;是不是他,我不會上位這麼快;但他亦因為我的出賣,而被迫坐牢。他一定恨透我﹗
 
他是如何洗脫罪名、提前出獄,並在社團中重立威名?Robert在這方面也是一無所知。他只提到當中的過程很神奇,就像有高人暗中支持一樣。
 
最後,坐在我和Herbert之間的,就是這次的茶會的主辦人,亦是這個社團的至高元老---東哥。他的年紀已經七十多歲,面相慈祥。Robert說他一直最挺我,所以我可以對他放下戒心。
 
「呼……」
 
這場飯局瀰漫著一鼓深沉的惡意,這使我快要透不過氣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