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為什麼會在這裡……?她不是應該在珠寶店上班的嗎……?
 
竟然在這個場合見到阿森,我實在很驚訝。

阿森幫我倒完茶了,離開的時候,她一直死盯著我,充滿仇恨。
 
我看著穿起高跟鞋的她的背影,走路時屁股不其然的左右扭動,非常誘人。在場的Herbert、火人,就連東哥都在猛盯著。他們如狼似虎般的眼神,蠢蠢欲動,我感到非常擔憂。
 
我轉身望向Robert,想向他問個明白。雖然他隱於黑暗之中,但他手機的光照在他的臉上,我一眼便看見他。我向他揚手幾次,但他完全沒有看過來,這使我快要氣炸﹗
 


「咳唔……總之……大家要和和氣氣……」東哥終於講完話,但我已經沒有在聽。
 
「說到和氣,自從肥彭上任之後,我們倒真和氣……」火人在講反話,態度輕浮。
 
東哥對火人感到很頭痛,但Herbert面對火人的指責,卻十分冷靜。
 
「我想大家都略有所聞,最近我的毒品生意給搶走了,一直跟我合作的供應商都不給我貨。雖然我不知道箇中原因,但我就知道肥彭最近都新開了毒品生意。你怎樣解釋?」火人質問Herbert。
 
「這門生意,我最近是有做。但那又怎麼樣?」Herbert自信地笑了笑。
 


「嗱﹗東哥聽到啦﹗是他搶走我的生意﹗」火人激動起來。
 
「我沒搶你生意,是你自己扔了貨源,退出市場。現在你不做,就不許其他人接著做嗎?東哥評評理,原來生意可以這樣做?」Herbert冷淡地說。
 
「現在不是不給你做,但你分明搶了我的貨源﹗要不然,你公開你的供應商資料給我們看看﹗」火人聲音洪亮。
 
「火人,你聰明點好嗎?這些是商業秘密啊。這些東西可以隨便放到檯面上,給大家當作八卦新聞來討論嗎?還有,你要指證我,請先交出有力證據。」Herbert氣定神閒。
 
火人語塞,輸了氣勢。
 


「對了火人,如果沒有證據,你沒理由一口咬定是Herbert做的,而且供應商又不是只得一家。」東哥接著說。
 
火人悶著氣,略感委屈,「東哥……我懷疑他不是沒道理的,出事的不只我一個。先前教授開的餐廳、藥房、酒吧,它們附近全部開了肥彭的新店,這不是明顯搶生意,搞作對嗎?現在搞完教授就搞我,想在社團獨大嗎?」
 
「生意這回事,公平競爭罷了。市場還有需求,難道我不能吃嗎?如果你憑這些理由就強詞奪理,說我搶走你的供應商,那麼……你真的無可救藥,我勸你不要做生意好了。」Herbert嘲諷火人。
 
「你……」火人無法辯駁,眼皮在亂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