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火人和Herbert針鋒相對,東哥伸出雙手,向各人打住,然後他看著我說︰
 
「阿飛,選舉時你跟Herbert鬥得最要緊,而我也知道你最近的生意差了不少。你是最受影響的一位,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說?」
 
東哥突然向我拋下一條有如炸彈般危險的問題,使我壓力大得緊要。
 
我看著東哥,又看看其他人,腦袋一片空白。最終,我選了一個比較安全的答案。
 
「我沒什麼想說……」
 


東哥聽後吸一口氣,然後他轉向娜姐。「娜娜,你呢?聽說你生意都有點影響,你又有沒有什麼意見?」
 
「沒意見。」娜姐爽快答道,一副臭臉。
 
東哥再望向火人,「火人,我們公司四大堂主入面,兩位沒有意見。而你剛才說給Herbert搶走供應商一事,你又沒有合理證明……」
 
聽到這,火人已經非常沒癮。
 
「不如這樣,Herbert既然是坐館,這件事情就讓他去調查清楚吧,之後再由他向大家交代。你覺得怎樣?」東哥提議說。
 


「自己查自己……不好笑嗎?」火人不滿意。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東哥反問他。
 
火人無話可說。不服氣地,把面前的茶杯拿起,一口氣喝光。
 
「有事,先走。」火人揚手,領著助手離開。
 
火人離開之前,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充滿殺機,令我很是不安。
 


「四大堂主四缺一,茶會還要繼續嗎?」娜姐故意說著。
 
「娜娜,你有要事便先走吧。」東哥態度慈祥,但心底裡應該巴不得她快點離開。
 
「那我回去忙我的嚕。」娜姐假笑,離開。
 
娜姐離開不久後,Herbert都開口了。

「火人那事情,我會派人調查。」Herbert站起來,向東哥敬禮。「我先走了。」
 
茶會只剩下我和東哥,還有我倆身後的助手。
 
經過一段不太愉快的會談,東哥現在的表情有點沈鬱。而我的內心亦非常掙扎,因為我在盤算著該如何向他道別。
 
「呀……東哥……」我決定開口了。


 
「阿飛……」東哥打斷我,做手勢叫我坐近一點。
 
我聽話地把椅子拉近東哥一點,靦腆地︰「什麼事……?」
 
「都是你最好,還懂得尊重。」東哥看我的時候,表情有點欣慰。
 
「當然……哈哈……」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其實我很想快點離開呢……
 
「你知道的,如果我說了算,這一屆我一定還是選你。」東哥說。
 
「是嗎……」
 


「當年選舉是你推行的,你靠著選舉很年輕便當了坐館;今天,你也因為選舉所以下台,這些……都是天意……」
 
「這次輸了,下次就再努力一點吧……」我隨便和應著。
 
東哥向我猛點頭,「不錯﹗就是這樣﹗選舉就是要這樣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