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拉著我的手,一起走了兩條街。我雖知道她這個舉動(拉我的手)並無特別含意,但這一刻,我覺得我們就像情侶一樣親暱,心裡都甜甜的。
 
我們越走越遠,我便發覺街道越來越冷清;這裡所有的店都已經打烊,一個人影也沒有。我細心留意沿途的風景,竟然發覺一切也熟悉無比。
 
最終,我們到達一間地產公司的門口。
 
「到了。」阿森說。
 
我抬頭一看---這不就是我在原來世界上班的地方嗎?
 


「你不是說要來點刺激好玩的嗎……?怎麼帶我到這裡來……?」我摸不著頭腦。
 
「嘿嘿……」她故意笑得陰森,「我留意這間公司很久了,這裡的老闆是個大爛人﹗」
 
誒?豈不是和我原來的世界一樣嗎?
 
她接著說︰「他們用不少骯髒手段收購單位,然後炒得貴貴的放租出去、或者轉售別人。這些年來,附近不少老店都給他趕絕了。這種人,你說該不該死?」
 
「該﹗」我當然和應。
 


「該不該讓他吃點苦頭?」她振振有詞。
 
「該﹗」我再和應著。
 
阿森看見我回答得這麼乾脆,便到我耳邊講述她的全盤計劃。
 
「什麼……偷東西……?﹗」我感到訝異。
 
「噓……」阿森煞有介事,左顧右盼。
 


當她確認四下無人後,便從身上不知哪裡拿出一對勞工手套,交到我的手上。
 
我看著手中的手套,心裡在糾結著,但我發現阿森已經不知不覺間帶好手套,更準備隨時行動。
 
「其……其實裡頭……沒有值錢的東西啊……」我當然知道,因為在原來的世界中,我就是這裡的員工。
 
「我沒說過偷錢啊。」
 
「誒?你不是說偷東西嗎?」我感到奇怪。
 
「是啊,但我們偷‧滑‧鼠。」她露出古惑的表情。
 
「吓?」我被震驚了。
 
阿森蹲到玻璃門前,用髮夾插進鎖頭裡面,熟練地轉動幾下。「咔嚓」一聲後,她便站起來,把門輕輕一拉。門果然拉得開了﹗


 
我在想,她的開鎖技術到底有多純熟……
 
阿森走進去,我緊隨其後。我把手按到未關上的玻璃門上,但它卻突然重起來;我來不及反應,整個人被夾得牢牢的﹗
 
「哇﹗屌……」
 
我半邊身被玻璃門夾住,不能動彈,狼狽不堪,需要阿森過來幫手才能脫身。
 
「呼……謝謝……」
 
她一臉嫌棄地看著我,幾秒後才講出話來︰「喂……我們來偷東西啊……你小心一點好嗎?」
 
「對不起……」我無地自容。
 


我們成功走進裡頭後,按阿森指示,我們開始分頭行事。
 
我走到一張電腦檯前面,看著檯面上的滑鼠,裹足不前;然後我看一看遠處的阿森,發覺她已經乾手淨腳的拆下數個滑鼠,輕鬆愉快似的把它們逐條掛在手臂上;於是,我也只好戰戰兢兢的,開始獻出我的第一次(偷滑鼠)。
 
我究竟在幹著什麼傻事啊……
 
我一邊拆著,一邊還是掙扎著;好不容易拆下三、四個滑鼠後,身上冒出的冷汗已經令我好不舒服;我再看一次阿森的方向,她依然是興致勃勃,似乎還得忙上一陣子。
 
唉……
 
我不想讓她覺得我偷懶,於是我便走進一間房內,避一避她的目光。這間房,如無意外就是總經理---達哥的辦公室,我也有點好奇裡頭變成什麼模樣。
 
甫進去,不過看了兩眼,我便發覺雖然經過了十年時間,但這個房間和原來的世界相比,根本是沒兩樣;同樣的死板,同樣的乏味。
 
我在裡面逛了一個圈,回想起以前在這裡被達哥毫不留情地教訓的日子;然後,我在寫字檯上找到達哥的一個相片架,裡面是他和一位漂亮女生的合照。


 
相片裡頭,達哥最引以為傲的秀髮經過十年光陰,已經禿了許多;當年他不斷向人吹噓自己的頭髮,還自封「木村達」;現在看來,他快要成為「禿鷹達」呢。
 
而達哥身邊的女生,大概就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日藉女友吧?還真的是偶像級數,非常可愛﹗難怪他經常沾沾自喜。
 
上天真是很不公平……
 
我細看著相片中---達哥那令我噁心的自信笑容;回想起在原來世界中,他對我、或其他可憐同事的所作所為……
 
復仇之火,一下子在我心裡燃燒起來。
 
我離開達哥的辦公室,開始往其他同事的座位翻找起來。而阿森完成了她手頭上的「工作」後,便過來找我。我瞥她一眼,看見她手上拿著豐厚的戰利品---一大堆滑鼠。
 
「我完成了,你在幹什麼?」她感到好奇。
 


我蹲著,在抽屜裡翻找東西。「我在找食物。」
 
「你肚餓嗎?」她很疑惑。
 
「不是……啊﹗找到了﹗」我雙眼發光。
 
我在抽屜中找到幾包零食,然後又在雪櫃中找到一盒吃剩的西餅。我將這些食物弄碎,逐少散落在地上,-一路散落到店舖的後門去。
 
我打開後門的鐵閘,再向外面散了一點。
 
阿森跟在我後面,目睹整個過程,一臉費解。「你究竟幹什麼?」
 
「噓……你看看。」我示意阿森靜看後巷情況。
 
後巷只得暗光,黑漆漆的看不清兩米外的景象;而且這裡寧靜得可以,你根本不會想像到有其他東西的存在。但當你以為,這裡死寂且毫無生氣的時候,其實暗地裡,有些細小的東西在成群結隊的熱鬧著。
 
不一會兒,其中一隻小東西在漆黑之中走出來;它去到我們的腳底前,開始吃著我剛才灑落的食物。
 
「什麼來的?﹗」阿森被嚇得花容失色,把我整條手臂抱在懷裡。
 
「嘿……我們鼠王芬這一區這條後巷出名最多的---就是老鼠﹗」我的奸計得逞。
 
話音剛落,第二、三隻老鼠接連出現;其中一隻更沿著我灑下的食物,慢慢鑽進店舖裡頭。
 
「嘩﹗好多呀﹗」阿森驚叫著。
 
不知道老鼠發出的「吱吱」叫聲,是不是可以通知同伴發現了食物的呢?因為現在,老鼠大軍已經源源不絕的出現了,它們飛快的一直爬進公司裡頭,大肆搜掠。
 
「你看,我們拿走他們的滑鼠,就送回些老鼠給他們,夠厚道吧?」我厚顏無耻地笑著說。
 
「哈哈﹗你很賤呀﹗」阿森被我引得棒腹大笑。
 
「喂喂喂﹗好像太多了……我們關門吧﹗」我一不留神,情況便快要失控。
 
我們趕快把後門的鐵閘關上,好讓這遍地的老鼠能夠在店舖裡頭乖乖的待上一晚。我和阿森回到前舖,小心奕奕地(因為太多老鼠,很怕搞錯)拿走那一大堆的滑鼠,然後像逃難般的,極速逃離這間鬼店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