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晒人後,開始就分雙邊工作,女性一邊(老母、細姨、表妹同Michelle ),男性一邊(我、老豆、姨丈)。

女果邊就負責準備等陣要燒既野食。而男呢邊就負責起爐。

姨丈對我講:「叻仔wo,識到個靚女,仲要帶埋黎BBQ,你地兩個係咪拍緊拖呀?」

我:「姨丈唔係呀,普通同學黎」

老豆:「緊係普通同學啦,比個豹子膽佢都唔夠追人地啦,阿明你話老豆講得岩唔岩」





姨丈:「又唔好咁講,阿明都唔錯呀,放膽去追人地」

其實真係幾尷尬下,我笑一笑,之後低頭繼續擺炭算。

老豆:「衰仔,識唔識起爐架!唔係咁放炭架呀,等老豆黎」。老豆三兩下就已經起咗爐。

對於老豆既神乎其技起爐法,我同姨丈對向佢表示最崇高既敬意。

姨丈:「我同明仔兩個都係繼續坐低休息下等食算,哈哈」





搞掂晒d野後,我地就開始BBQ啦。

我望一望d食物:「嘩,洗唔洗咁豐富呀!海鮮都有,有蝦、扇貝、龍蝦、瀨尿蝦!」

老母笑住咁講:「呵呵,難道中秋一齊BBQ,緊係豐富d,何況有新成員,點都唔可以虧待人架嘛」

細姨:「係呀,一年一次,唔緊要啦。明仔呀,落力d追芷澄呀,阿姨支持你!」

老母:「呵呵呵,我睇得出芷澄都對我地明仔有意思架。阿明,阿媽信你架!」





呢個時候緊係要逃離戰場啦,我:「我去燒野食你」

老母:「你個衰仔,次次都係咁既!」

-開餐-

我地除咗用叉串住d野黎燒外,我地仲買咗個大鐵板放係個爐上面,所以我地可以將d海鮮放係個鐵板到燒,燒海鮮真係好L正!

過咗一陣,Michelle 燒咗d雞翼拎比我:「阿明,我燒多咗兩隻雞翼,你幫手食咗佢好無呀?」

我對Michelle 笑一笑:「好呀」

表妹見到咁既情況,都拎住d野食走過黎:「表哥,我呢到都燒咗好多丸呀,你拎晒去食啦」

老豆夾岩係我隔離,見到咁既情況,緊係又跳出黎抽水啦:「衰仔,你有無咁大‘胃口’呀,小心啃死你」。講完就叉走咗我紙碟裡既一隻雞翼同2粒丸。





表妹對我講:「你仲想食咩呀,我幫你燒呀?」

姨丈見到都抽下水:「婷婷,我知你錫你表哥,但你係咪都應該幫老豆我都燒下野食?」

表妹對姨丈伸一伸張脷做咗個鬼臉:「你自己燒啦!」

呢個時候,老母同細姨大聲咁講:「海鮮得啦,過黎夾啦」

老豆:「阿明,去幫老豆拎幾罐碑酒黎,等我同你姨丈隊一隊佢」。

姨丈:「岩,呢個時候最岩隊一隊佢!」

燒海鮮配碑酒,講真真係一洗,可惜由細到大,老母都唔會比我掂酒,所以我從來唔會係佢地面前隊酒...加上經過琴晚,我對酒都有d驚添。





睇見咁既開心既過節氣氛,我d煩惱又瞬間消失晒。

Michelle 走咗過黎,坐係我左手邊:「阿明,我剝咗隻大蝦比你食呀,你試下呀」。講完就放係我個紙碟上。

眼利既表妹又見到,走咗過黎,坐落我右手邊,而且都比咗隻剝咗既蝦比我:「表哥,食我呢隻!」

我:「好好好,你剝既我一定食」

左右逢源?唔係...係被左右夾擊先岩。兩個女仔好似將燒野變成對決咁,兩個人不斷係咁燒,好似鬥燒得多,鬥睇邊個比我既野食比係多。所以成晚我自己都唔洗燒咁濟,d食物自己送晒上門,塞到我個胃爆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