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已經完全唔記得咗蛋糕呢回事,所以今朝出門前,拜託返老母記得買。

我輕輕聲咁同老母講:「媽,蛋糕買咗係邊呀?」

老母:「你話指意你去買係咪死得呀!睇阿媽啦」。之後老母係其中一個大保溫箱拎咗個蛋糕仔出黎。

老母拎出黎後,向我眨一眨眼,我雙手大聲拍一拍:「咳,今晚既特別節目,請大家望一望我老媽子果邊」。

全部人望住我老母雙手拎住個蛋糕仔,然後我開始唱:「Happy birthday to you....」,其他人當然都知咩事,所以都跟住一齊唱。





傻妹果然係傻妹,表妹應該都唔知自己生日,佢都跟住一齊唱。直到老母張個蛋糕拎到佢面前:「Happy birthday to 婷婷~」。

表妹差d喊咗出後,然後用小小哭腔講:「多謝...多謝二姨~」

我老母:「傻女黎既,二姨最錫果個就係你」

細姨不甘示弱:「阿媽同阿爸都準備咗份禮物比你呀」。收到禮物既表妹真係開心到跳起,攬到佢阿媽實一實,仲要狂咀。

表妹開心完對住我攤開隻手:「你果份呢~」





我去我背包到摷一摷,咦...點解份禮物唔見咗既?我明明今早有放入個背包wo...

我:「我好似留咗係屋企...」

表妹:「你係唔係唔記得買...」

我:「無呀...我有買架...」

老母打圓場:「你表哥有買,放咗係我到呀」。老母拎出咗個金牌仔,好明顯就係阿媽佢自己準備比表妹既禮物。





老母拎比我,打咗個眼色:「生日快樂」

其他人都跟住講:「生日快樂」

表妹:「算你啦」

細姨:「你睇下我呢個衰女包呀!年年都要表哥送禮物既」

老母:「呵呵呵,有咩所謂呀!婷婷,快d吹蠟燭啦」

表妹合埋雙眼,然後許咗個願,開口一吹吹熄晒d蠟燭。

我老母:「二姨祝你第時搵到個好男人,呵呵呵」

細姨:「家姐呀,婷婷仲細個呀,有排啦」





姨丈:「我都唔捨得個女咁快交比其他人架」

係咁開心既氣氛下,四老都笑到見牙唔見眼。但呢一刻既我,真係笑唔出黎,咁奇怪既...頸鍊盒野無理由唔見架?

老母:「個蛋糕買唔大,都知大家會燒野食食到好飽,所以每人係咁咦分小小,意思意思啦」

表妹走過黎輕輕聲同我講:「份禮物一睇就知唔係你買,你係咪根本唔記得咗我生日?」

我:「無呀...我真係有買禮物架...」

表妹:「咁份禮物呢?」

我:「我...」。搵唔到份禮物,真係無野好講。





表妹「哼」咗一聲之後就走去食蛋糕。

Michelle 行過來:「你係咪留咗係屋企呀?」

我:「我都唔知呀...頭都痛埋」

-閒計時間-

食完蛋糕後,大家個肚都有d飽,所以老母同細姨拎咗d水果出黎,比大家邊食邊賞月。

細姨:「不過呀,睇落去,芷澄同阿明真係好襯」

老母:「你都話呢,直情天生一對咁,呵呵呵」

老母:「芷澄,你都我地家明有無意思姐?」





Michelle :「Auntie ...」

我:「阿媽呀,點會咁直接問人架!」

老豆幫我口同老母講:「你又係既,你搞到人地芷澄幾尷尬呀」

老母:「你睇芷澄都無否認。好啦好啦,我都係隨口問問,隨口問問,芷澄唔好放係心,呵呵呵」

我望一望表妹,表妹面上已經黑上加黑...睇黎有排氹啦...

去到10點半左右,我地就可以清理現場,到11點就準備走。一路返去,表妹都無咩講野。到荔景站時:

老母細姨雙劍合壁下,叫咗我先送Michelle 返屋企。





我送Michelle 返屋企路上

Michelle :「唔好擔心啦,你表妹仲細,發下脾氣好正常,如果真搵唔返,我陪你再去買過一份氹佢~」

我:「Michelle ...你真係好好..又細心又體貼..
.」。

我講完之後,Michelle 挨埋我到,橋實我手然後講:「只要阿明你開心,我咩都無所謂架...」。呢一刻係我眼中,Michelle 真係一個好溫柔好成熟好體貼既女仔...真係令人著迷...所以Michelle 橋埋黎,我都無抗拒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