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

太子茶餐廳。

「所以你意思係有一班人想殺你,然後咁好彩我又救咗你…?」 阿樂咬緊原子筆的筆頭,皺著眉。

「嗯…」

「咁佢地點解要殺你呢?」



「呢個我唔講得。」

阿樂有點無奈,但仍然在筆記本上抄下一些無用的資訊,這是警察的本能。

「OK..或者我直接啲問啦,點解你唔報警?」

「因為警察都幫我唔到,我唔想連累其他無辜既人,呢個只係一場遊戲。」 小雪低下頭,神情複雜。

「遊戲?咩遊戲要用條命黎做賭注呀?宜家有人想殺你呀!」 阿樂意識到自己的煩躁,立刻尷尬地喝了口奶茶。



茶餐廳零星的人群紛紛看着他們。

小雪沉默不語。

「唔好意思…可能我有啲激動,但我只係想清楚呢個所謂遊戲背後既真相。」 阿樂壓低聲線道。

「其實由你救我個刻開始,你已經加入咗呢個遊戲,我暫時可以同你講既係咁多。」 小雪道。

「我明白啦...」



就在阿樂思考著什麼之際,一杯凍奶茶劃過他的面前,狠狠地坐落在桌面。

阿樂抬頭之際,一個穿著淺色牛仔外套,白色底衫的銀髮小子已擅自坐在小雪的身旁。


「公主,我仲記得你口味。」 小子微笑道。

「康仔,估唔到你真係響呢度!」 小雪喜出望外,雙手合十。

「唔好講呢啲住,佢係邊個?」 康仔仔細地打量阿樂。

「放心啦,佢唔係獵人,佢救咗我條命。」 小雪解釋。

阿樂有點不屑,一個外表只有二十多歲的mk仔竟敢質問自己的身份,如果他現在還是警察的話必定逼他到後巷,教他點人生道理。

「你好,我叫阿樂,程永樂。」 阿樂假裝禮貌地伸出右手。



「康仔。」 康仔的眼光往阿樂的身上掃了一會便再次回到小雪身上,剩下阿樂尷尬的右手架在空中。

「自從個日我地八個走失曬之後,我每日都會返黎呢間茶餐廳,但估唔到第一個出現既會係公主你…」 康仔掃著自己的斜劉海。

「死mk!」 阿樂心裡暗罵。

「我逃走咗三日,然後響第四日比兩個獵人發現,但阿樂救咗我。」 小雪。

康仔露出詫異的眼神說:「宜家佢身上總共得兩個印記,就憑佢一個普通人打敗咗兩個能力者?」

阿樂覺得奇怪,為何自己的軍大衣把整個手臂穩穩覆蓋,康仔還能看見他的紋身。

「呃...嚴格上黎講係一個..」 阿樂想起冤死的胖子,暗自劃個十字聖號。



康仔正想問下去之際,茶餐廳店門突然蕩開。

闖進來的是兩股致命的氣色。

迎面走進來的是兩個男人。


一個穿菊花牌背心,腳踩人字拖,駝背凸腩,像個六十幾歲的公園伯伯。

另外一個則穿著紫色西裝,背上用繃帶綁住一個木盒子,眼睛也同樣裹上層層繃帶。

茶餐廳其他的食客似乎沒有感覺到兩人的異樣,吃的吃,聊天的繼續聊天。

阿樂突然覺得渾身雞皮疙瘩,兩人帶給他的不安感並非源自自己警察的直覺,而是來源於他們自身某股神秘的力量。

小雪的身體顫抖起來,下意識地靠向康仔。



康仔壓低聲音說:「等陣我去擋住個兩條友,你帶公主走先。」

「但係...」小雪捉緊康仔的手臂,憂心忡忡。

始終雙拳難敵四手,阿樂也是理解的。

「放心,我好快會合你地,如果我好彩既話..」康仔拿起檯面的叉子苦笑,然後隨即站起,背對兩人。

用叉子戰鬥?

阿樂思索之際才看見康仔背後有個閃閃發亮的劍型紋身,那種光芒穿透了衣服,刻畫在空中。

「劍聖。」著紫色西裝的男人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終於可以見識下七騎士既實力。」阿伯嘴角的口水吊在空中。


這會是一場惡鬥。


「比把好野我,比把好野我,比把好野我...」康仔心中默念。


叉子的頂端發出微弱的光...




能力:造劍


代表圖騰:劍 

能力:能力者可以將任何物件改造成劍,並且擁有該劍的能力,但是劍只是隨機從能力者認識的劍中抽出,能力者無法選擇做哪一把劍。

後遺症:沒有特別的後遺症,只是每隔半小時方可造另一把劍,而且此能力有一定機會令能力者身陷險境。

能力者:康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