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仔手中的叉子慢慢延伸,不斷生長,直到及胸的水平,然後劍尖的位置微微彎出一個弧度,成一把刀。刀身的位置再生出暗藍的劍鞘,緊緊地把刀裹起來。

一把從傳說中覺醒的妖刀。

村雨。

「媽媽,你睇下個哥哥,佢識變魔術㗎!」在一旁的小屁孩扯著中年女人的衣服,女人則趕緊掩住小孩的嘴巴。

事實上餐廳裡的人裝作若無其事,卻早以注視三人,形成了一種奇怪的氣氛。



「老陳,準備開工。」紫色西裝男一邊脫繃帶一邊說。

「阿莫,係時候比佢見識下我地既實力。」

老陳,即是旁邊的背心阿伯的下顎像蛇一樣不正常的張大,牙齒間連著不明液體,嘴裡哇啦哇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麼。

阿樂隱約看見他的舌頭有一個不明的印記,但很快又被液體絲遮擋住。

阿康吸了口氣,大叫:「走!」然後同一時間拔出妖刀。



頓時,刀鞘掀起一陣白霧,籠罩著整個餐廳,像有人丟了十顆煙霧彈般,普通食客趕緊躲在餐桌下面。

「弊!」

儘管視線被蒙蔽了一大半,阿樂還是死命地拖小雪衝向茶餐廳的後門,也不顧得撞倒了兩三個侍應。

老陳立刻跳到空中,雙手捉住天花盤旋的風扇,企圖在高空搜尋康仔等人的身影。

但是幾秒過後還是沒能看見什麼,突然,一顆球體狀的物體飛向老陳。



老陳單手接著不明物體,認真一看,竟然是阿莫血淋淋的頭。

這個十幾年的拍檔的實力自己不是不清楚,但卻在這麼一瞬間就被對方處刑,連經驗老到的他也不得不驚奇。

高手的對決往往在一瞬間,其實剛才濃煙冒起之時,康仔早以借助濃煙作掩逼近阿莫,在他還沒使出異能之時,便先取下他的首級。


然而,老陳比起阿莫大上十幾年,戰鬥經驗自然豐富,此情此景恍惚一早在他身上發生過無數次扮,他很快便平復心情。

「咔吐!」他朝著餐廳的窗戶和牆壁吐出不明液體。

液體帶有強力腐蝕性,不消幾秒便將障礙物溶解。

空氣的流通令到餐廳中的煙霧快速地流失,恢復視覺後,其他在餐廳的食客和侍應看見這片景況,搶先奪門而出。

老陳深深吸一口氣,嘴巴隨即像機關槍般向所有人的背部吐出濃液,不論是小童,婦女或者老人也無一倖免,只能落得化成一團爛肉的下場,他們甚至連殺死自己的人是誰也不清楚。



「無必要連小朋友都唔放過。」阿康看著前方一個,被溶解得只剩半個頭腦的小孩,有點不滿。

「取地今日黎呢度飲茶食野就已經注定要死,呢啲都係名。」老陳苦笑,畢竟他也不樂意殺那麼多人,但是他們的事情若被其他人知道,肯定鬧出更多麻煩。

康仔握緊妖刀,隨即向老陳沖過去。

突然一句具無頭的屍體從地上爬起,以極快的速度擋在阿康面前,一手捉緊他的脖子。

無頭屍體正是穿著紫色西裝.....











能力:溶解


代表圖騰:蛇

能力:能力者口部的液體具極大腐蝕性,可以溶解大部分硬物。

後遺症:使用能力有機會出現牙痛,腸胃炎等症狀。

能力者:老陳





能力:復仇

代表圖騰:羚羊

能力:能力者的雙眼可以模擬出看見的能力,並模仿該能力作出反擊,前提是眼睛必須跟得上該能力的速度。

後遺症:出現眼膜發炎的現象,所以平時會用特殊藥物包裹眼睛,而且能力過份使用會至盲。

隱藏能力:能力者死後會進入復仇狀態,身體機能大幅上升,並且失去理智,向殺死自己的人報仇。該能力是必定觸發,而且持續時間為一小時,唯一停止的方法就是把能力者再次殺死。


能力者:老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