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未死...?」康仔心感不妙。

自己正被一具無頭屍體凌空舉起,動彈不得,氧氣正逐漸被抽乾。

老陳也不廢話,通常在這時候講道理誓必錯失進攻良機,何況康仔此等機會主義者,一句廢話的時間便能要人命。

老陳雙手用力一盪,整個身體飛越出去。

「咔吐!」他向康仔吐出墨綠色得液體。



康仔閉氣數秒,旋即揮刀斬斷阿莫的手,也不顧得那隻手仍死死地握著自己的脖子,便以阿莫的身體作盾,擋住液體。

「你竟然...」老陳大驚,同時為康仔的臨場應變感到讚嘆。

康仔用力一蹬,把無頭人踢出五六米外。

無頭人阿莫的身體被溶解液腐蝕後更加狂暴,向康仔奔去,就算剩下一隻手也要把他撕破。

康仔緊閉雙眼。



老陳心裡戒備起來,在戰鬥時閉起雙眼是大忌,然而康仔之所以這樣做,他必定另有所圖。

而且,如果自己沒有感覺錯的話,康仔的手正在顫抖著...

不,不是他的手,是他的刀,那把刀像富有生命力般發出微震。

無頭人阿莫卻不以為言,繼續狂奔。

糟糕!



他想叫停阿莫,才驚醒他早以沒有生命,只是個懂得瘋狂進攻的機器。

下一秒,一陣無形得妖氣略過,奪走了無頭人的雙腿和雙手,地上只剩下一具有整齊切口的軀幹和四肢。

老陳被眼前的景象嚇到,回神之時,自己的右手已經消失不見....

康仔仍舊一動不動,維持姿勢,唯一不同的便是不斷有血水從他手上的妖刀滲出,然後轉眼被霧水清洗掉。


老陳失去了左手,一時間弄不清楚情況,在迷茫和驚恐的加持下,他隨即奪門而出,拼命逃跑。

過了幾秒,康仔才慢慢張開雙眼,眼前血肉模糊的景況,他見怪不怪。

其實剛才他的靈魂和妖刀的釋出的隱形煙霧融為一體,然後靈活地操縱它去斷敵人手腳於無形間。

康仔衝向後門,才剛走出去便發現阿樂在不遠處倒在地上,而小雪正跪坐在他的身旁。



前方不遠處是一個穿黑色背心,身形彪悍,留長髮的男人。

康仔立刻趕過去。

「七騎士,劍聖。」背心男笑道。

康仔也不理那麼多,拖著小雪的手便往反方向跑。

「康仔你做咩呀!放手呀!」小雪用力掙扎。


兩人停了下來。

「我地依家既能力救佢唔到。」康仔留意背心男的位置。



「喂喂喂...依家你地係當我無到?」背心男有點不滿。

「我應承你,我地之後一定會救返佢。」康仔肯定地望著小雪。

「但係阿樂...」

「公主,請你相信我。」康仔嚴肅地道。

「呀!」背心男跳過阿樂的身軀,向他們跑去。

剛才兩人完全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

康仔意識到對方的殺氣,隨即將手中的妖刀甩出,不偏不倚地命中對方的心臟。

然而,對方卻若無其事地用身體接著妖刀。



過了一會,背心男回神之時,胸口的妖刀早已變回一根叉子,康仔和小雪也無影無蹤了。


透過造劍形成的劍一般不能維持超過半小時,即使是來自哪一個國家朝代的名刀神劍,最後也只能落回原本一塊廢鐵的下場。

背心男將叉子自心臟的位置拔出,扔到地上。

「哼。」背心男冷笑。

他用食指抹了一下血,若有所思的塗在嘴唇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