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十五分鐘前,沙文便覺得哪裡奇奇怪怪的,畢竟他從來沒聽過悔有禮貌地說「唔該」,所以他決定上去查看。

「二哥?」沙文在門外問道。

「請問有咩事?」杜比竟然能夠發出與悔一樣的聲音。

「哼!」沙文擊出一拳,木門隨即應聲而破。

兩方人馬頓時愕然地看著對方。



「果然係你地...真正既二哥從來都唔會講禮貌說話。」沙文咬牙切齒。

「估唔到你會識破到我既幻術。」杜比心感佩服。

「嗞....」

被木板封死的窗戶突然被不明的液體溶解。

從外跳進一個獨臂老頭子,老陳。



「劍聖...今日就係你死期。」他的嘴角像蛇一樣裂開。

連同沙文身後的獵人,一共三十幾人把五人重重包圍。

「杜比,保護好阿樂同公主。我地準備殺出去...」康仔隨機從地上撿起一根鐵枝。

鐵枝的頂端,發出金色的光芒...

公主眾人的希望放在了康仔身上。




「比把好野我,比把好野我,比把好野我...」康仔慣性地念道。

萬眾矚目的時刻降臨了...

鐵枝的光芒慢慢退卻。

康仔手上執著一把菜刀。

沒錯,是一把不折不扣,能夠從任何一間超市買到的菜刀。

「oh fuck...」康仔苦笑。

「哈哈哈哈哈...劍聖用菜刀,你係得既。今日算你唔好彩啦!」沙文摩拳擦掌。

「菜刀夠做啦!」康仔自信地微笑,俯身衝前,狠狠地將菜刀插進沙文的心臟。



只見沙文像巨人般屹立不倒,一拳就往康仔的腹部打出。

「啊!」康仔吐出鮮血,直接飛到五六米外。

「康仔!」娜塔卡拋下手裡的可樂和麵包,雙手掩著嘴巴驚叫。

「咔吐。」同一時間,老陳向其餘四人站著的地板吐出溶解液。

地板崩塌!

四人隨即掉到下一層。

「我去招呼下佢地...」老陳詭異地笑著,然後跳進剛才溶解的洞口。



「你地去幫老陳,呢度交比我就得。」沙文吩咐其餘的獵人。

四人掉在地上,被一群獵人和老陳重重包圍。


「公主,估唔到我一把年紀都有捉到你既一日。」老陳笑說。

「你都係想要我條命姐,你可唔可以放過佢地。」小雪擋在眾人面前逞強。

「放心,呢度仲有我。」阿樂拍拍她的肩膀。

「凌弱」在阿樂的體內像野獸般不停咆哮。

他的瞳孔變成赤紅,眼中浮現出一個個紅點。

眾獵人一擁而上,兩方相遇。



阿樂巧妙地避開所有人的攻擊,把他們逐一放到,像打沙包般,毫無難度。

這一切看在老陳眼裡卻不以為然。

眾獵人已經達成了他們的工作,畢竟他們成功將阿樂和小雪分開。

畢竟雜兵的意義只是在於分散主力的注意。

「小雪!」阿樂發現之時,自己仍然被團團獵人包圍。

他拼命突破重圍,卻發現獵人們異常地頑固,倒下又站起,站起又倒下...

因為他們是悔手下的獵人,他們比誰都清楚悔的手下要不在任務中戰死,要不便是任務失敗後被他殺死。



現在老陳的敵人就只有無戰鬥能力的小雪,杜比還有一隻金髮肥豬。

「公主...依家到你啦...」老陳的喉嚨發出怪聲。

另一邊廂。

「咳...我好肯定插中你心臟。」康仔吐出一口鮮血。

「真係咁咩?」沙文將菜刀拔出,拋到地上。

「唔通...!」康仔看見沙文裂開的傷口處空空如也。

「無錯,我既能力係可以將器官同肌肉隨意轉移。」沙文露出自信微笑,宣告著自己的勝利。

他右手的肌肉突然像蟲子般蠕動,然後倍長,相對上,左手與其他軀幹的肌肉則收窄。

「shit...」

他一記重拳往康仔身上擊出,康仔立刻翻身避開。

那拳狠狠地打碎了地板,康仔雖然避過一劫,卻走避不及,掉了去下層。

地板崩塌。


「噗。」

康仔掉在老陳和小雪等人之間,頭部著地,奄奄一息。

「康仔!」小雪跑上前查看。

「終於有機會報仇,我要你還返右手比我!」老陳開心得手舞足蹈。

沙文從破裂的天花跳下,交叉雙手,滿意地看著被自己打敗的劍聖。

「公主,你退後先,呢度好危險。」杜比跑前把小雪扶起,然而小雪卻不為所動。

「要死就一齊死!」小雪堅決地道。

阿樂則在遠方繼續和獵人們戰鬥,只能白白看著公主落入他人之手。

「咁我送曬你地落去相聚啦!」老陳躍至空中,喉嚨蘊藏著一股濃濃的溶解液。

「咪住。」沙文正要阻止。

就在這一瞬間,一隻手突然緊抓的老陳的喉嚨,那股膿液被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

眾人回神之時。

只見老陳被一個身高約一米九的人扣著頸,半吊在空中像被老鷹抓著的小雞般不停掙扎,眼神盡是恐懼...

沒人可以從她健碩的背影分辨她是誰,唯有那頭波浪形的金髮是不變的。

那人毫不費勁地一拋,老陳隨即像斷線風箏飛出窗外。


她,緩緩地轉身,綁起馬尾。

自卑的雙眼變得炯炯有神,渾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身上的包圍著金黃色的氣。

本來的肥腫的脂肪消失得無影無縱,取而代之的是碩大的胸肌,八塊整齊的腹肌和馬甲線。

「金剛」娜塔卡。

她的現身吸引著全場的目光,連原本圍攻阿樂的獵人也紛紛停下手腳。

「就係你將康仔搞到咁?」她盯著沙文。

「咁又點?」沙文嘴硬,但心裡卻是畏懼十分,眼前的娜塔卡身上散發的強者氣息絲毫不比悔弱。

她慢慢地走向沙文。

「啊!」

沙文先聲奪人,全身肌肉轉移到右手,猛力的揮出生平最用力的一拳。

「噗。」

那拳像一顆巨石頭沉下湖底般,被娜塔卡輕鬆接著。

沙文雙眼直直地瞪大。

並非因為自己引以為傲的一拳被接著,而是因為對方另一隻手早已不知在什麼在自己的腹部開了一個洞。

娜塔卡的權勁甚至把沙文全身的器官震碎了,亦即是沙文一早把自己的心臟轉移到背後。

娜塔卡緩緩地把帶著內臟和肉碎的拳頭抽出...

沙文倒地,雙眼發直。

多可怕的怪物。








能力:完美立方


代表圖騰:貓

能力能容:能力者能從巨大的立方體中隨意製造幻象,擾亂敵人的五感。但是一旦對方起疑,能力便會立刻被破解。

後遺症:使用能力後半天內自身出現幻覺

能力者:杜比


能力:燃燒鬥脂


代表圖騰:巨人的手臂

能力:能力者平時透過暴飲暴食累積脂肪,在戰鬥時短時間燃燒脂肪提升戰鬥力。能力者擁有六種不同的戰鬥型態。

後遺症:能力者戰鬥時間有限,而且戰鬥後身體會變得極度虛弱和瘦削,必需從新暴飲暴食來累積能量。

能力者:娜塔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