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卡將奄奄一息的康仔像公主般抱起,眼裡憐愛。

「康仔...對唔住呀...我保護唔好你。」她低下頭。

「你已經盡咗力啦。」小雪的手著她的強壯的肩膀。

「我地要快啲帶佢出去醫治先。」杜比。

此時阿樂總算處理完雜兵,氣喘吁吁地會合眾人,如果是娜塔卡的話,處理這幫蝦兵蟹將應該不用五秒吧。



「我地依家點出去?」阿樂擦著額角的汗水。

娜塔卡指指被木板封死的窗戶。

「唔係咁痴線呀嘛?」阿樂。

此時樓下傳出零碎的腳步聲,估計是獵人的支援到了。

「無辦法,我地要爭取時間。」杜比攤攤手。



於是眾人便像猴子一般纏在娜塔卡的身上,杜比身型小,從後抱著娜塔卡的頭,小雪抱背,阿樂抱腰。

她的雙手則抱著康仔,依然是公主抱...

「我地..」阿樂正想抬頭說些什麼,卻被小雪的手輕拍。

「唔好望黎望去..」小雪臉紅。

娜塔卡的身軀粉碎木窗,平穩地降落地庫。




眾人被娜塔卡身上的金光之氣保護,沒有被強大的反作用力震傷。

「呼...總算安全。」阿樂嘆氣。

「仲未...」杜比手臂架在額頭,遙望遠方。

遠處兩個人影聳動,一個穿黑色連身短裙,長髮及肩,一個則是穿著皮衣的光頭男人。

琳琳,悔。

「幫我照顧康仔先。」

娜塔卡小心翼翼地放下康仔,大步踏前,龐大身型像巨人般掩護眾人。

「金剛娜塔卡,先了結你,然後再滅劍聖。」琳琳微笑,雙眼卻充滿殺氣。



一股妖氣在她的身體盤旋,她每踏出一步同時帶起地上的塵土。

「你唔係佢對手。」悔。

「放心,五條尾既力量已經足夠。」琳琳。

她雙眼一瞪,盤旋在周圍的妖氣立刻集中於她的身體。

她的雙手雙腳不規則地扭曲,撐著地板,身上長出自紫白參半的毛髮,嘴巴變尖。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周迴盪著妖媚的笑聲,不安的氣息濃罩大地。



她,化成了一隻妖狐。

五根尾巴靈活地晃動,驚艷的毛髮,不帶多餘脂肪的軀體,嘴角詭異的微笑,唯一不變的是那冷酷的眼神...

琳琳的妖氣和娜塔卡身上的金光之氣互相對峙。


妖狐的嘴角冒出黑色的火焰,一旦被火焰擊中的話必定受到焚燒的痛苦直到死為止。

不滅鬼火是連神都懼怕的致命武器。

可是,娜塔卡連神也不怕。

妖狐躍到空中,沸騰的黑色火球四方八面地散射而出,像千萬顆導彈同時間瞄準一個目標---娜塔卡。

娜塔卡半跪在地下,擺出起跑的姿勢。



身上的肌肉突然明顯地收縮,變得瘦削,取而代之,她的速度大幅度增加,爆發力更是正常的三四倍。

萬千鬼火紛紛劃過娜塔卡的身邊,卻沒有一顆能沾到她的衣角。

琳琳意識到娜塔卡的可怕,立刻加大火力。

然而,即使火球的數量是剛才的三四倍,卻依舊連娜塔卡的影子也觸不到。

這就是娜塔卡的第二形態,犧牲自己的力量和防禦力換取速度和爆發力。

琳琳意識到遠攻失效,眼見娜塔卡快要襲來,隨即召喚一群小狐妖保護自己。

可是,那群小狐妖還沒把自己的主人包圍起來便隨即被娜塔卡的速拳秒殺。



雖然第二形態的力量不及正常狀態,但娜塔卡每次攻擊都補上數拳,用數量補償力量,還是完美地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

「喝!」

娜塔卡閃現到琳琳面前,半秒間打出十拳,轉眼間便將本來防禦力不高的琳琳擊昏。

娜塔卡,好耐無同你交過手。」悔抱起奄奄一息的琳琳。


「當初一定係有誤會。」娜塔卡。

「所有野都係我親眼見到。」悔將琳琳輕輕放到一旁,確保安全。

「係我親眼見到你地殺死我妹妹。」悔少有地憤怒,聲音顫抖。

「我地都係迫不得已...」娜塔卡的眼神變得內疚。

「唔洗再講,曾經成為騎士係我呢一世人既恥辱。」悔緊閉雙眼。

「你唔係我對手。」娜塔卡堅定地看著悔。

「嘶。」

她的頸像被透明的刀割破,鮮血如泉水般噴出。

「啊!!!」小雪在後方尖叫,想衝出去,卻被阿樂死死地抓著。

「係咩?」悔。

娜塔卡驚訝地看著前方...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倒在血泊之中。


顫抖。

顫抖。

顫抖。

掙扎。

掙扎。

掙扎。

她戰意仍在為愛人燃燒,卻有心無力。

終於,她的軀體慢慢腐敗,變得瘦削且虛弱,像一個年邁的老人。

能力發動的時間已過,剩下的只有「燃燒鬥脂」的後遺症。

娜塔卡的手虛弱地舉起,捉著悔的腳根,用盡最後一分力氣阻止悔前進。

悔打個響指,無情地將娜塔卡的手根切斷。

他抬起手,準備處決垂死的金剛。

小雪絕望地攤坐地上,阿樂和杜比亦沒有對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