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

神來一劍刺向悔,卻像在空中擊中了堅硬的牆壁,在半空中被攔截。

不,是被格擋了。

雖然沒能給悔帶來什麼實際傷害,但起碼延遲了娜塔卡的處決。

「嗯?」悔。



劍像有意識地半空盤旋,飛舞。

一個銀髮少年在千鈞一髮間摘下公主的髮夾造劍,阻止了悲劇。

康仔。

斷掉一根胳膊的他單手結印,額角凝固的血塊夾雜著凌亂的碎髮,擋著左眼。

「原來你未死。」悔。



「主角永遠都係最後一秒先出場。」康仔一貫自信。

「阿康。」悔叫出久違的名字。

「悔,記唔記得以前我地打交比數?」康仔。

「一百五十七比一百五十七。」悔。

「咁一定係因為其餘個一百五十七場我抽唔中好劍。」康仔微笑。



「今日係第一百六十場,都係最後一場。」悔。

「哈,睇下點。」康仔。

同時間,康仔的背部冒出八把劍,像鬼魅般鬆動,每把皆有自己的意識。

康仔咬牙,其餘八劍直指著悔。

「出鞘!」

八劍齊襲。「有無咩遺言?」悔。

猛烈的龍捲吹得康仔連眼睛都張不開,強烈的殺意壓迫濃罩大地。

「嘶。」



康仔的額角被狂風割破,但臉上沒有絲毫懼色。

周圍被狂風翻起塵土,阿樂用身體護著小雪和杜比,但自己也差點被風吹倒。

「呢個問題應該係我問你先啱。」康仔。

「垂死之言。」悔。

康仔舉起單手,五指合成拳頭。

「合!」

身旁的四把劍隨即飛向悔的上方。



本來被龍捲糾纏的四劍亦終於掙脫,順著同樣的軌道滑行。

「斃!」悔抬起頭。

此時他才發現自己剛才一直專注於與八劍的戰鬥,忘記了那把一開始便在自己頭頂盤旋的劍。

其餘八劍以第九把劍為中心,重鑄成一把巨劍。

龍捲風的外圍雖然無堅不吹,但風眼的位置卻脆弱非常,只要破壞風眼便能瓦解龍捲。

而奪命龍捲的風眼,就是悔!

這就是機會主義者戰鬥策略---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擊敗對手的機會。

「你一開始已經輸咗。」康仔微笑。



巨劍直指悔的頭頂。



能力:奪命風暴


代表圖騰:龍捲風

能力:能力者擁有控制風的能力,可隨意改變風速和氣壓。同時間,能力者身上散播著殺氣。殺氣隨著戰鬥的時間上升,上升的殺氣可能增加能力的威力。

後遺症:未知

能力者: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