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天。

西西里斯的能力。

他能偷的不僅僅是對手的技能,同時包括對方技能性質的物質。

在千鈞一髮間,他將水中的氧氣偷走,破壞了水分子的結構,化解危機。

西西里斯作為騎士團的團長並非因為他的作戰能力最強,而是因為他急才往往能創造出臨場策略,解救眾人於危難之中。



偷能力並沒什麼大不了,真正的盜賊偷的是勝利。

Rainman看見自己引以為傲的一擊被化解,頓時無語。

速戰速決!

另一顆水球在Rainman手中浮現。

「啪。」



突然,一把飛劍以瞬雷之速刺破水球。

「都諗咗好耐點解你地咁耐都未黎,原來有惡狗攔路。」


飛劍還巢。

遠處,一個銀髮少年,牛仔外套,銳利的眼神,與手中赤劍---干仗融為一體。

劍聖,康仔。



Rainman皺眉,對不速之客感到意外。

他舉手,數隻以水而成的巨手握向康仔。

眼間巨手就要把自己壓碎,康仔不徐不疾地以靈活的身法閃進指縫間,神劍一揮!

水分蒸發,劍氣甚至穿透到Rainman身前。

Rainman心裡叫好,一個翻身避開劍氣。康仔手中的劍立刻脫手飛出,乘勝追擊。

Rainman將身體液體化,讓劍刺破自己的身體。

他心臟的位置穿了個大洞,正在慢慢復原,殺氣騰騰。

飛劍一個反彈,劃破他的臉頰,回到康仔手中。



「劍聖?」Rainman。

「唔敢當。」康仔微笑。

「殺埋你!」

Rainman正要衝出之際,一個身影瞬間閃到他的身前,擊出右拳,速度之快甚至令他將身體液體化的時間也不夠。

要死了,一直以來對敵人只有不屑和殘忍的Rainman第一次露出害怕的表情。

在拳頭快要砸向自己的臉時,他隱約看見對方是個健壯無比的金髮女子。

拳頭在接近...



無限接近...

他要死了嗎?

金剛,娜塔卡。


擁有七騎士中最強大的拳頭。

在拳頭快要砸向Rainman時,拳頭被一隻手穩穩接著。

是剛才對付拉薩特那個衣衫襤褸的老人。

「哈哈,力度唔錯。係老夫呢幾年黎見過最強大既一拳。」他摸摸自己的下巴。

「撤退。」Rainman手著地,一柱巨大的泉水冒出,擊飛娜塔卡。



然後,水化一個氣泡,正把兩人包裹起來。

「想走?」康仔的飛劍射出。

「下次再玩。」老人雙指夾住劍尖,拋起,一腳把劍踢回康仔。

水球破裂,兩人憑空消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