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

拉薩特靠著貨櫃按壓著肩膊,啪啪作響。教堂。

「任務失敗?」一個穿印度風長袍的黑人問道。

「係戰術性撤退。」Rainman回答。

「哈哈,老夫覺得呢班人好有趣。」衣衫襤褸的老人摸著鬍子。

「下一步呢?」一人坐在懸樑之上,肩膀上站著烏鴉,雙眼赤紅。



「洗乜怕,七殺無殺唔到既目標。」粉紅色冬菇頭,穿著迷你裙的少女在吹著口香糖。

「王,你既主意係?」穿祭司服的男人,手裡拿著權杖。

「分頭行頭,遂一殲滅。悔,你有無意見?」一個男人坐在教堂正中心的一張王座,翹著二郎腿,身穿黑甲,全身散發霸王氣色。

悔搖頭,抽一口煙。


「哈哈,最後個阿伯殺咗我七十九次,殺到手仔都軟埋就走咗。」他高興地吹噓起來。



「人地玩到無聊姐。」康仔恥笑。

拉薩特隨手拿起廢鐵罐拋出,康仔單手接著。

「哈,係咪想打交先?」拉薩特。

「隨時奉陪。」康仔。

兩人本來就是鬥氣冤家,競爭對手,重遇之日果然是鬥嘴開場。



「呢個係樂仔,救咗我既恩人。」小雪介紹。

阿樂招招手。

「本大爺係拉薩特,呢個係我女朋友紫盈!」拉薩特笑咪咪地搭著紫盈,紫盈尷尬地點頭。

「識咗女朋友都唔通知聲呀。」杜比攤攤手。

「諗住結婚先派帖嘛!係咪?」拉薩特望著紫盈。

紫盈害羞得臉頰發熱,不懂反應,只是猛地點頭。

「喂娜塔卡!你同阿餐刀俠發展成點?」拉薩特恥笑。



餐刀俠之名源自有次康仔有次在戰鬥時候造出一把木餐刀,險些死在獵人手上。

「你講多次!」康仔大怒,拉薩特立刻逃跑。

娜塔卡害羞得不敢抬頭,埋首於零食堆中。

「西西里斯,你真係失咗億?」小雪捧起西西里斯幼小的軀體。


西西里斯露出無辜的眼神,可憐地點頭。

「睇怕係啦。」拉薩特抓抓凌亂的頭髮。

小雪瞇著眼看著西西里斯。

「我真係乜都唔記得曬...」西西里斯咬著奶嘴,皺眉。



「所以之後我地應該點做?」杜比問道。

「仲洗問?梗係反擊啦!唔通等人劏咩!」拉薩特。

「上次同教會正面交鋒,我地既戰力好明顯唔夠,再加上對方依家仲有幫手。」康仔。

「無錯,今次既對手應該唔簡單...」娜塔卡小聲地道。

「等本大爺擰返我既力量,一定打殘佢地。」拉薩特握拳。

「反擊係遲早既事,但我認為當務之急係救咗蒂亞先。」康仔。

「蒂亞?」樂仔問道。



蒂亞,馴龍少女,七騎士之一。


在那場聖戰中被神父用聖杯的力量封印起來,現正在教會分部的聖心殿。

「分頭行事?」杜比提議。

「我都想去骨壺睇下有無辦法盡快恢復我既能力。」拉薩特伸懶腰。

他的能力來源於惡魔,他與惡魔溝通的媒介就是骨壺。骨壺裡相傳藏著撒旦人型態時的骸骨。而它則被拉薩特藏於日本某座神山之中,一旦骨壺被破壞,他便會失去所有能力的來源。

「團長呢?」康仔。

「我想繼續收集十戒既靈魂,解封十戒,搵返我既記憶...」西西里斯。

「約櫃既十戒會係我地重要既戰力,可以話係反擊既關鍵。」杜比。



「個班叫做教會既人真係想殺我地?」西西里斯無奈地問。

雖然拉薩特已經跟他說了很多次他的過去和七人之間的事,但他還是難以相信。

「無錯,所以我地一定要反擊。」康仔堅決回答,他的家人就是死無辜被牽連在內,死在教會的獵人手上。

西西里斯無奈地點頭答應。

「我地幾時出發?」阿樂問道。

「我,你,公主,娜塔卡,杜比,即日。」康仔。

「去邊?」

「法國。」






教堂。

「任務失敗?」一個穿印度風長袍的黑人問道。

「係戰術性撤退。」Rainman回答。

「哈哈,老夫覺得呢班人好有趣。」衣衫襤褸的老人摸著鬍子。

「下一步呢?」一人坐在懸樑之上,肩膀上站著烏鴉,雙眼赤紅。

「洗乜怕,七殺無殺唔到既目標。」粉紅色冬菇頭,穿著迷你裙的少女在吹著口香糖。

「王,你既主意係?」穿祭司服的男人,手裡拿著權杖。

「分頭行頭,遂一殲滅。悔,你有無意見?」一個男人坐在教堂正中心的一張王座,翹著二郎腿,身穿黑甲,全身散發霸王氣色。

悔搖頭,抽一口煙。

望著玻璃窗外的明月,他若有所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