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絕路

莫說現在身中絕菱花的毒,即使越青精神飽滿,活力充沛,也不可能打得過她。

江湖人的人聽到了玉刀山莊會怕,但卻不會感受到生命的威脅,至少對好人而言。

不過,聽到櫻落宮的人,心臟都會緊張得快要裂開。

櫻落宮每每出現的消息,都總有人會死,死的人,都不是無名小輩。



江南毒王范一天,他死的原因就只是因為取笑絕菱花絕無他的毒利害,結果死在了絕菱花下。

蝶花客薛玉書,惹到了櫻落宮的宮女,偷了幾條絲巾,結果被絲巾封住全身氣門而亡絕。

還有太多的例子,只要你惹著了櫻落宮,你就不要打算有機會看見明天日出。

櫻落宮,就是一個既神秘,又令人害怕的地方。

「你應該知道,我要殺人,沒人能改變我的主意。」她甚至連說話時,那張臉都如死灰一般。



不只越青,全世界都知道,沒有人可以改變櫻落宮宮主的決定。

可越青還是想拖延時間,他不求自己能存活,只求小瑤能平安無事。

見他忍痛暗中運勁凝掌。「小青知道,其實宮主不需要親自動手,我也活不成,我很清楚絕菱花是甚麼。」他每一句說話都很重要,他需要時間。

「那你也應該很清楚,只有我親自目送的死人,才能永遠脫離櫻落宮。」那張死灰的臉,加上凝霜般的目光。越青就是看著,也是自心而凜。

「你也應該清楚,沒有人能從我眼裡跑掉,所以你所凝的內勁可以散去了,不要白費心機。」



原來她一早就看出,她也一早知道。既然她有預備,越青就連那些許成功的機會也沒有了。

越青此刻難免心慌,雙掌冒汗,但他卻沒有後悔離開山莊,他不會欠任何人。

他冒汗的雙掌卻忽爾感受到了一絲冰冷,小瑤握起了他的手,靜靜的伏在了他背上。

「不要緊,你去哪裡,我都跟著,又何談生死。」說著說著,臉上露出了微笑,令人寬心的微笑。

縱手是冰冷的,越青還是感到了心頭一暖。

不過,他還是不希望坐以待斃,他轉頭親了小瑤的臉頰,回過頭來,兩眼露出堅定的眼神。

他雙手重新蓄勁,本來心中的慌忙經已煙消雲散,他在尋找那一絲的希望,那絕無僅有的機
會。



「小青,你應該知道,你面對我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她卻不去阻止,任由越青雙手蓄勁。

她很自信,她比天下人還要自信。她不曾失敗,她甚至不知道失敗為何物。

她一方面想要看看越青還有甚麼歇斯底里的籌碼,一方面她不相信自己會讓兩人活著離去。

她的眼神由始至終沒有半點變化,她的目光實在令人渾身發抖,連骨頭都會作響。

可越青實在太習慣這種眼神了,這種眼神如今並不令他懼怕,因為他背後有了一個人。

一個為他提供無比勇氣的人。

一個人真正的絕路,不是面對死亡。

一個人真正的絕路,是即使生存,也沒法面對任何事。



可如今,越青堅信,他能面對任何事,因為他不再擔心背後,即使背後只是那位弱不禁風的素
衣少女。

越青沒有因為她的說話退卻,越青沒有因為她的眼神怯懦。

越青雙腿一曲,縱身直射,雙手勁力隨勢擊出,地上那片片枯暗竹葉,也像受他牽引般,捲漩而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