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小把戲

越青右拳直奔宮主臉門,拳風呼呼,這是枯井抽水的一擊。

越青一旦使勁,經脈便會劇痛不已,但他顧不了,也不去顧。

比起永恆絕望,疼痛實在太便宜了。

他的右拳快要擊中,只見她左手一揚,隨著越青拳勁所卷的竹葉盡散而落。



越青的右拳擊去,如入大海,他的拳勁哪裡還剩半分?

不過他未有因而放棄,左拳隨後而至,兩拳之間的時差不過是電光石火。

宮主右手一撥,輕描淡寫的把這兩拳盡數化去。

越青又豈只兩拳了事,他全身凝聚玄勁,巧轉脫困。

兩腳前後交踢,又被她輕轉躲去,她手背一壓,把越青死死的拍倒地上。



「小青,莫說你中了絕菱花,即使以往,你應該清楚你絕對贏不了我。」

越青未有回答,本來疼痛的經脈,經他這樣一連串的攻勢,早已令他咬牙切齒。

不過,他的眼神還是如此堅定。

只見宮主身旁的片片竹林忽然同時傾倒,且盡數倒向了她。

越青當然不期望這一堆倒下的青竹能困住她,他需要的是她的一個分神,只要一個分神,他就會帶著小瑤狂奔。



越青方才兩拳只為了吸引她的注意,他知道,他所蓄的拳勁愈大,他的雙拳就愈有吸引力。

而且,他的雙腿不能凝聚太多力量,否則只會功虧一簣。

就在右拳擊出瞬間,即便宮主如此神通,亦要揚手應對,難免忽視了越青雙腳。

就在左拳隨擊之前,他需要在極短的一瞬間完成雙腿的蓄勁過程,再在左拳擊出同時瞬間踢
出。

就在他兩腳交踢之時,其實所蓄之勁已盡數踢出。

竹樹幼細而強韌,越青需要把他的腿勁控制得強力而又纖簿,就像刀一樣。

而以上種種,他需要在一瞬間完成。



竹林隨之倒下,雖然她不會因為竹林倒下受困,但這意料之外卻令她分神了。

越青始終達到了他的目的,他不敢浪費,經脈再痛,他也要狂奔。

在宮主分神回頭的一瞬間,他雙腳彈射,拉起了小瑤,正要開奔。

「小青,你這小把戲玩得不錯。你這凝風腿也踢得不差。但你未免把你師父看得太天真了。」

一根青竹向著越青疾射,直向心門。

她要射中的,斷不是越青,而是他背上的小瑤。

那竹愈射愈快,縱越青已奔出二三十步,那竹卻頃刻射至。

「嗖」的一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