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前輩請回

只需再進兩寸,那青竹便要直插小瑤肺後。

越青聞聲已是閃避不及,索性轉身徒手接竹。

那竹來勢擊猛,越青死命緊握青竹,他受傷不要緊,就怕那竹穿體而過,傷了小瑤。

他右掌極力凝勁,也才勉強緩下了竹勢。



虎口瞬間就被磨破,鮮血直流竹莖,那竹卻還是刺破了越青右胸衣襟。

惜一發未止,另一發又起,眼看第二支青竹迎面而至。

越青知道他難再接下一竹,索性放下了小瑤,以身擋竹,他只望小瑤此刻立即掉頭就跑。

可小瑤卻永遠教越青失望,甚至上前要為越青擋住那根青竹。

越青卻來不及反應,眼見那竹快要刺進小瑤纖纖身軀,難掩懼色,不免驚呼。



「噹!」

一聲清響,那竹應聲而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佇立在前的人影。

來人不是蕭瑜是誰?

不論越青還是小瑤,這一刻只有說不出的感激。

特別是小瑤,眼前這人又再一次救了他們。



蕭瑜自小揮刀,不論臂力還是握力也是超群,但擊下這青竹時還是不免虎口發麻,肩臂顫震。

「小孩子,你知道阻我的人都會死嗎?」那道冷冷的聲音蕭瑜是第一次聽到,卻足已令他難忘,他實在未有聽過如此令人顫慄的語氣。

「前輩……」蕭瑜甫一開口,越青便立即制止住了。

可還是太遲了,練武之人,聲音的渾厚、氣速、吐吶,都能顯示出那人的修為。

這也是為甚麼,櫻落宮主單是一句說話,就能令人渾身顫抖不已。

蕭瑜這一開口,來者便知蕭瑜修為如何。

越青心知不妙,蕭瑜再少年英雄,也絕對敵不過櫻落宮主,示意蕭瑜趕快奔逃。

可蕭瑜哪裡肯逃,雖然凌笙曾經教他「纏不過,逃。」



但他還沒有試過,他不會就這樣逃跑。

況且,這裡是他的玉刀山莊,他沒有要逃的理由。

眼看蕭瑜如此堅定,越青卻是氣急敗壞,心想這小子怎麼戇直如此。

「前輩,在下玉刀山莊蕭瑜。我玉刀山莊向來不歡迎外人來這裡殺人,前輩今天可以請回嗎?」

既然已經被她聽到了,蕭瑜也不東躲西藏。

蕭瑜話語毫不卑屈,甚至還有絲絲山莊主人的傲氣,可惜事情又怎會如此善罷。

「我剛說過的話,不會再說第二次。要殺你,很容易。」



這不是警告,這代表她不在意多殺一人少殺一人。

她殺人,從來不會因為對方是誰而不殺,她要殺,所以你要死,這就是她的理由。

蕭瑜也早有準備,他知道既然來人之強,又豈有縛手就義之理。

他刀凝玄勁,他知道來人絕不簡單,不敢有所保留,一來便準備使那一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