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px第十六章、凝散訣

與人對陣,被佔先機很多時候是大忌,然卻不可過於衝動。

蕭瑜與她距離有二十三步,便是剛來越青奔出的距離。

他只能依稀見著她的身影,卻全身每一部份,甚至毛孔都在為接下來的一戰作準備。

他不知道甚麼是實力懸殊,他認為她再強,都沒有凌笙強。



他只知道,他不能疏忽大意,這是他對每一個對手的原則。

他的雙腳緊抓泥土,想要感受那土地的些許震盪,他要知道她的每一個動作。

當你應對跟你不是同一境界的對手時,每一個資訊都有可能令你活過來。

這是凌笙教他的,也是他這些年來在外學到的。

不過,剛才一聲「前輩」,已令這櫻落宮主認為蕭瑜並不是一個值得她小心翼翼的對手。



隨來的便是四根青竹激射而來,一根接一根,一根比一根猛,一根比一根快。

蕭瑜未有以刀擋竹,他的刀是為了她而準備,絕不是那四根青竹。

蕭瑜左手輕揚四掌,四根青竹一一落地,插在了枯葉泥土之中。

蕭瑜在這十多年間,雙手早已剛柔盡善,能剛則剛,能柔則柔。

這也是蕭瑜刀法的基礎,他的刀沒有絕對的剛柔,需剛需柔都盡在臨陣應變。



蕭瑜將四竹擊落,亦未有發出太大聲響,只是輕輕的把竹撥離了軌道。

他知道,與來者硬碰並不明智,也不能白費力量在格擋之上。

果然,隨著四竹而來,宮主欺身臨近,與蕭瑜只是五、六步距離。

蕭瑜格外小心,他的刀旨於纏字,需要一定的距離,他需要她更接近。

宮主右掌現爪,爪凝寒勁,就如冰龍吐息,直取蕭瑜咽喉。

兩步,只需要兩步,宮主的手便會扣住了蕭瑜那脆弱的咽喉,一命嗚呼。

蕭瑜又豈肯引頸待宰,他的刀終於揮動,一揮動,就不會停歇。

這一次,他的刀沒有了刀鞘,比起與凌笙對練既更靈巧幾分。



宮主亦非愚莽,早已將蕭瑜之刀看在眼裡,冰爪一轉,扣在了刀鋒上。

鋒口與她虎口只餘半寸,眼看半寸就能將其右手廢掉,可蕭瑜卻難進半分。

他的人不敢停歇,他就是刀,他整個人都是這一刀的節拍。

扣住的刀是刀,也不是刀,蕭瑜本來緊握刀柄的右手放鬆,整個人翻躍轉動,一腳踢向了宮主右肩。

可腳未觸衣,經已感到徹骨寒勁,原來宮主身上一直纏繞著那股寒冽玄勁。

蕭瑜未因此退卻,更添幾分力,踢上了她的右肩。

腳是踢中了,但卻也像踢不中似的,如入泥海,絲毫沒有著實踢中的感覺。



只見踢中的中瞬,兩人身旁的竹葉都揚了起來,滾滾舞動。

蕭瑜再是一試,左膝疾頂,向著宮主的腹間攻去,可結果還是一了,除了滾滾竹葉,就沒有其他。

「這是凝散訣,你的好意越青心領了,你打不過她的。」越青想要開口提醒蕭瑜,他實在不願這個少年沒有半點因由就為他而死。

「凝散訣」為櫻落宮主獨有,「凝他人之勁,散無主之地。」是這套武學的主旨。

雖然絕凝只是修練到了入門階段,但一般皮肉攻擊已然對她無效。

蕭瑜聽後仍不敢停歇,如此接近的距離,只要他稍有放鬆,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他只見自己每一拳每一腳都像打入了大海之中,一些擊中的感覺也沒有。

不過,他卻發現,他愈打得大力,地上的竹葉便揚得愈高,揚起的竹葉也愈多。



他知道,自己的攻擊都被轉移到了地面。

想要贏,就要逼她離開地面。

蕭瑜在後腰取出了一柄防身小刀,疾刺宮主左胸。

宮主又是輕描淡寫的撥開了蕭瑜那疾速既突刺。

不過,蕭瑜也同時確定了,來者的凝散訣未必完善,只能化去拳腳勁力。

當面對有鋒的利刃時,她還是需要格擋閃躲。

蕭瑜在這個時候,看到了一絲絕無僅有的希望。



比起與凌笙對練時的蕭瑜,此時的他更為認真謹慎。

他知道凌笙不會取他性命,但眼前這一個人,絕對會毫不猶豫置他於死地。

他不得不全神貫注於自己每一個應對動作中。

越青在他身後看著,也似乎看出了蕭瑜的意圖。

他以往不仗兵刃,雙拳雙腿就是他最有利的武器。

可他的拳腿修為,始終威脅不了宮主半分。

她的爪始終緊緊扣在了蕭瑜的刀鋒之上,蕭瑜心想,這一刀一爪算是穩住了。

這時候,蕭瑜其實已經將凌笙教他的刀法拋諸腦後,這一刻的他,每一個動作都是出自求生。

「求生」是人類最強大,亦是最純粹的武學。

「生存」,就是這一套武學的哲學思想。

蕭瑜知道,他一旦敗退,不只是他,連帶後面的越青和小瑤也會結局堪虞。

蕭瑜手中的小刀不斷的揮舞,卻非雜亂無章。

先取她右手曲池,被她左手撥去。

接連取她爪背合谷、爪底後溪、腰下環跳。

一個翻身,取其脛腿足三里、後腿殷門。

這一連串突刺,蕭瑜都向著她的要穴刺去。

雖然每一刺都被她輕輕撥去踢去,但蕭瑜愈刺愈急,她也愈閃愈快。

蕭瑜感覺到了她的右爪終於有一點點的放鬆,卻不敢停卻。

蕭瑜想要的效果,是她把全副精神貫注在了那把小刀之上。

蕭瑜又是一個翻身,刺向了她後勺風池。

她終於惱怒,對這小蒼蠅忍無可忍,一掌重擊把蕭瑜手中小刀擊去。

這一掌著實不輕,再配以她的寒冽玄勁,蕭瑜左手又冷又麻,還有說不出的痛楚。

那柄小刀更被硬生擊成兩截。

不過,與此同時,蕭瑜右手一揮,那柄刀又重新回復了靈動。一個翻手,直取她腳下。

這是蕭瑜的目標,他要她離開地面,哪怕只有一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