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絕凝

果然,一連串的突刺令她的思考不得已緩慢。

眼看來者一刀揮下,她的下意識控制了她隨之躍起避過。

這個躍動毫不起眼,只是輕輕的躍起,就像是小孩在玩跳繩子一樣。

但蕭瑜一樣看在眼裡,這是絕無僅有的機會,他的小刀被擊落後,左手已經立刻凝聚玄勁。



眼看來人經已不在地上,蕭瑜馬上就要驗證自己的推斷是否正確。

他左手凝拳,一拳打向宮主左胸,拳勢甚猛。

左拳還未觸及衣衫,便被宮主左掌硬生生劈下。

這一劈,蕭瑜痛得難以啟齒,這一劈直接把他的掌骨硬生生的劈裂幾分。

掌勢極為霸道,即使蕭瑜想忍痛再進拳半分,也有心無力。



不過這一拳只是起點,蕭瑜右手一舞,那柄刀又回到了宮主腰間。

眼看宮主快要重新落地,這一擊是他最後機會。

他不敢想那左手的痛楚,他不能有一刻的猶豫。

「噹!」

她又是一掌擊在了刀上,眼看那銀白鋼刀俾硬生劈成兩截。



「小子,你觀察很好,我的凝散訣的確還沒有練成。不過並不代表我沒了凝散訣你就能贏我。」

蕭瑜拿著那柄斷刀,拖著那隻左掌,一記後躍,退回了越青跟前。

他這才發現自己剛剛是多麼天真,他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凝散訣上了。

他第一次遇上如此可怕的對手,不論他用盡方法,也未能嚐到甜頭。

這樣的強大,令他想起了凌笙,以往只有凌笙令他有這種不可戰勝的感覺。

不過凌笙不會取他性命,她會。

蕭瑜卻沒有後悔,他這二十二年來,沒有做過對不起自己的決定。

你寧可失去性命,也不想過那種活在後悔中的生活。



她可不會浪費時間讓蕭瑜內心交戰,調整架勢,腰纏寒勁。

她緩步向前,就像一位捕食者準備享用他的晚餐,她想要看著這獵物一步步的絕望。

一步、兩步、三步……他們之間其實只有十來步距離……

四步,蕭瑜的眼神沒有任何懼色,他甚至沒有閉眼接受死亡,你連眼神都展現一絲逃避。

五步,越青輕撫著小瑤的臉頰,把雙唇貼近了她的耳邊。「對不起,你不該承……」

六步,「噓…」她把那纖如玉朁的食指立在了越青唇前,輕輕的伏在了越青胸膛。

七步,他笑了,他也笑了,她的微笑一直都在。她,卻還是死灰般的臉。



八步…………九步………

十步,一陣花香,不絕的花香,是菊,是蓮,是梅,是櫻,是一片花海。

十一步,「絕凝,你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

沒有第十二步了,她停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