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謝了

「絕凝,你並不愚蠢,你應該知道甚麼才是正確的選擇。」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絕凝,即使她不用說,絕凝也知道這一段距離便是她考慮的時間。

她想要談判,想要留下越青和小瑤,本來蕭瑜就不是她的目標。

但她很快便放棄了這個念頭,她沒有跟凌笙談判的餘地,在強者面前,求生是你僅有所能做的事。



一聲悶哼,絕凝轉身緩步離去,她不需要慌忙,凌笙不是會偷襲的人,她也不需要偷襲。

她背向著凌笙,臉上卻是恨得咬住了唇,本來嘴角那抹櫻紅,更濃上幾分。

凌笙看著她的背影愈走愈遠,漸漸踏入了玉刀山莊外圍的濃霧之中,這才守過身來望著蕭瑜。

「小瑜,纏不住,怎辦?」她回復了她的笑容,還未有收起剛才那一份威嚴。

「一個人我會逃,三個人我不會。」蕭瑜堅定的兩眼望著凌笙,再問他一千次也會是同樣的答案。



「唉…」一聲歎息,凌笙也只好苦笑,這傻小子的性格就是如此,就怕總有一天會逃不掉。
她的目光離開了蕭瑜,望向了越青,越青見過的女人不少,但卻鮮有如此被一個人的眼神望得不知所措。

「就是你…中了絕菱花?」

蕭瑜這才想起了,難怪凌笙說她可以解絕菱花。她本來就是櫻落宮的人,而且比絕凝更要了得,她絕對能解越青身上的毒。

「謝謝前宮主,只是師父……宮主他不會放過我的,這絕菱花中跟沒中又有何分別。」越青一聲苦笑,流露出的只有無奈。

在一旁的小瑤卻是眼裡發光,充滿希望,她知道她可以寄託的人又多了一個。



「前輩,姐姐,求你一定要救救青哥哥……」說著說著兩眶漸濕,流下淚來。

一個人在看不見希望時,反倒容易釋懷。一旦這個人看見了些許的希望,就會緊握不放。

「小子,你意思是,我會怕你師父囉……」凌笙那雙眼睛在一瞬間便把越青看穿看透,她知道越青拒絕不了自己的。

越青一時也無言以對,在櫻落宮長大的他,並不懂如何與人相處。

第一個走進他世界的,便是小瑤。也因為小瑤,他不再是櫻落宮的人……

「小瑜,你把他帶到琉璃洞來吧,不要讓玉刀山莊的人知道……好嗎?」她溫柔的望著蕭瑜笑著,笑得蕭瑜將適才對陣絕凝時的緊張盡掃一空。

「小子,我跟你說……天底下只有我能保住你。我也不是特別想要保你,是我這傻孩子想保你,所以你不能拒絕,懂嗎?」還是那個笑容,那個令人不可拒絕的笑容。



小瑤聽後當然欣喜非常,越青也是一臉苦笑的接受了。

想不到自己冒死逃離了櫻落宮,最後還是與櫻落宮的人牽扯上了。

一貶間,那襲紅衣早已消失於眼前,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走吧,姐姐在琉璃洞等著……」蕭瑜為兩人引路,越青身中絕菱花強運內勁,經脈勞損比想像中還要嚴重,危機一過,雙腿發軟,每一步也是艱難。

蕭瑜想要去揹他,越青卻一直搖頭拒絕,他只好與小瑤一左一右,略作攙扶。

「蕭莊主,謝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