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櫻落宮(續)

這聲音本是極為溫柔,可這一道聲音如今卻令越青手心冒汗。

連聖者的弟子都不能帶進宮內,更莫說是一個外人了。

情急之下,越青蕃勁於掌,向前擊出,直向那竹寮小門。

呼的一聲,那竹門應聲而開,越青兩個箭步,欺到門前,把夏瑤拋入其中。



雖然距離不遠,夏瑤也摔個正著,卻不敢呼痛,這些時候她還是識趣的。

越青動作行雲流水,不敢有半分拖卻,夏瑤也急忙配合,主動把門關上。

那聖者步出木櫻宮,望見了越青,他臉上有一絲異色,但很快便消散過去。

「小青,回來怎麼不跟我打聲招呼…」那聖者聲音極是溫柔,你絕不會想像到這聲音出自令人聞風喪膽的櫻落宮。

「梁姑姑,我…我怕你經已休息,不便打擾……」越青想要隨便找個理由,不引起梁姑姑的懷疑。



木櫻宮的聖者姓梁,叫曦風。名字有點男性的瀟灑,卻是個溫文儒雅的中年女子。

那臉色已不如少女般清潤,卻還是有上了年紀的韻色,枯葉也有它的獨秀。

「好了,下次回來不要再飛簷走壁了,帶回來的東西要好好藏好。」

梁曦風對越青極是溺愛,絕凝教越青習武,卻未有與他深交,在櫻落宮中,與越青深交的就數
她。

越青聞言心頭一驚,手心的汗更流個不停,他實在是太痴心妄想了,竟想瞞過櫻落宮的聖者。



梁曦風發現了他,他倒不十分擔心,他害怕的是,既然梁姑姑能發現,其他聖者會不會已經發
現?

木櫻宮對他好,不代表其他四宮對他一樣好。

特別是雪櫻宮,雪櫻宮的聖者可是一直想要絕凝親傳《冽風宮》,卻苦苦哀求不果。

但越青卻竟有幸得學櫻落宮兩大護教功體之一,如何教她不妒忌?

越青愈想愈是慌亂,絕凝不會放過任何破壞宮規的人,即便這個人是她的弟子。

「傻孩子,不用怕,你這些年輕功學得很好,他們察覺不了的。」

聽到這話,越青才放下心頭大石。「那……梁姑姑…我先回房了。」



越青不想再留在這尷尬的氣氛當中,即使對方是那個對他極好的梁曦風。

任何人也害怕尷尬,除非這人不會尷尬。

越青想了想,卻像想到了甚麼,止住了步。

「姑姑,我先送你回房吧。」他想起了讓姑姑目送自己回房更是尷尬,開門的一瞬間他不知如何面對。

另一方面,他卻極後悔為何自己當初如此不理智的帶了一個來路不明的丫頭回宮。

「噗…傻孩子,你姑姑還要你送嗎?」

說著,便是一陣清風,梁曦風步出了八、九步,向著那木櫻宮走去。



越青親眼看見了梁曦風進了房,才敢回那小竹寮。

可是,他又想起了另一件尷尬……

他…可沒有試過與一個陌生女子共處一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