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櫻落宮(再續)

他頓了頓步,轉了轉圈,像極了團團轉的小貓。

越青還是進去了竹寮,即使他現在的心中有止不住的忐忑。

夏瑤卻像是看出了他的忐忑,故意不發一言,靜靜的望著他。

越青被這一望,更不自在了,臉上泛起了片片櫻紅。



夏瑤卻是望得想要發笑,她以往可沒有這些機會去望一個異性而又不帶殺機。

她以往去望一個異性,為的就是觀察他,觀察他的習慣,觀察他的行為。

目的,就是為了在不知不覺間取他的性命。

如今,沒有了這些陰暗的目的,她才發現,望著一個男人是這麼的有趣。

「你…再望我就送你出宮了…」越青想要阻止這一陣尷尬,他卻只想要這一個方法。



夏瑤聽後更多了幾分笑意,眼睛瞪得更大,那目光更專注。

「好看的東西,為甚麼不能看?嘻嘻…」她這一個「嘻嘻」,越青的臉本來就櫻紅,臉不能再紅,他就索性轉身不讓夏瑤再望下去,他實在不懂得如何應付女性。

「你今晚睡我的床,我睡外面……」孤男寡女不能獨處,越青還是知道的,即使別人不教,他也知道。

「你犯甚麼傻?你在外面睡,別人不是更會懷疑嗎?」夏瑤說完便哈哈大笑起來,他眼前這男人看起來實在不應該這麼笨。

然而,男人的一生中,在某幾位女性面前,智力總會大打折扣,特別是美麗的女人。



「那……你睡床上,我這些天在凳上休息就可以了。」越青無奈,只好妥協。

不過,他看似不甘妥協,心裡卻不知為何泛起了一絲絲的喜悅。

你要問他這一絲喜悅的源由,他也未必能答得上你。

很多時候,感受和知道是兩回事,知道和明白也是兩回事。

不過,越青並不知道為何他這時候有這一絲的喜悅。

他自長大以來,就沒有一個同齡的人可以聊天,可以玩樂。

每天的生活,除了跟絕凝學武外,就是到梁曦風那讀書練字。

梁曦風總告訴越青,你既是櫻落宮人,你就應該知道你與外邊的小孩不一樣。



所以,越青從來都不敢在櫻落宮裡提起「玩樂」兩個字。

如今,他眼前出現了一個活生生的少女。

這個少女不但活潑、可愛,還多了半分搗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