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安排(二)

越青不敢放慢腳步,但又生怕太急進會觸動一些不明的機關,他步伐加快,卻不敢全速前行。

穿過了一條又一條的石道,卻沒有出現像之前的石室。

越青愈加心急,步伐愈來愈快,夏瑤伏在背後也覺耳後生風。

忽然,三箭從越青正前方射來,越青也不慌忙,看準三箭來勢,想起腳攔下三箭,對此他早有準備。



然而,那三箭射到越青腳前便一一落下,並未觸其皮毛。

只見三枝箭柄各有刻字,「難得」、「難能」、「難忘」。

越青見了三難,也是苦笑,這石洞確實有點難為了人。

可細想過來,有個一路信任自己又不離不棄的人,確實難得。

兩人短短三日,從陌生人到結髮夫妻,亦是難能。



最後,還有比這石洞發生的一切更難忘嗎?

他回頭望了望背上的夏瑤,她似也想到了類似的事,兩人相顧而笑。

兩人身陷險境,也能會心微笑,其情之真,足忘凡憂。

越青越過了三箭,繼續前奔。

他這次的步伐更快了,既然這三箭不是為了取他性命,即極有可能設計者的考驗經已完結。



果然,越青奔出沒幾十步,眼前就出現一個小小的石室。

這石室滿是紅裝,紅床,紅被,紅桌布。

雖歷似久,但似乎並未有沾上太多俗塵。

越青上前一看,夏瑤一眼望去,立即縮在了越青背後。

人一旦有了依靠,膽了通常會小了起來。

那紅床紅被中,躺著的,是兩具枯骨,兩具穿著喜服的枯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