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安排(三)

這對白骨不像先前鐵不平的遺骸般,令人心裡發顫。

相對的,這一對白骨,竟令夏瑤有著了從心的溫暖。

縱那對白骨面容已逝,卻還從中感到了當中的安祥。

縱那四個眼窩已沒了那兩雙靈動的眼睛,卻仍感到了那絲絲的濃情蜜意。



「青哥哥,若你我今天命絕於此,你會後悔進來這石洞嗎?」

越青以為夏瑤有了放棄的意慾,馬上想到的並非那千般情意。

這就是男女性在思考模式上的差異,即使兩人情投意合,在思考的方向上總會有些不同。

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也是男女各自可愛的地方。

「我們一定會出得了去的,別亂說話。」



雖然越青所答的,並非夏瑤心裡所想要的答案,但她還是對越青回了一笑,繼續伏在了越青的背上。

這整個房間,根本就是花燭夜的洞房擺設,就只是那燭台,再也發不出一絲光芒。

房間中的那圓桌,那豔紅的桌布上,放著一封信。

經剛才那匣子一事,越青不敢妄動。

他自著夏瑤閉上了氣,自己再暫封氣門。



剛才那匣子裡還好是媚藥,若是絕命毒藥,那怕吸入了一絲也會叫你心肺成血。

同樣的錯誤,越青不想再犯一次。

他把夏瑤放在了那凳子上,夏瑤雖仍因空腹而無力,卻還是有坐著的力氣的。

隨了入肺之毒,越青也忌憚有著那觸之即死的劇毒,他輕輕拉起那桌布,用那桌布裹住了手,再來開那封信。

他暫閉氣門,把信打開,用微微寒勁撥那信紙幾下,等那寒勁消去,一般毒氣都會隨之散去。

可是,當他有著了萬全準備下,那信卻毫無異樣,他們總算鬆了口氣。

「兩位到此,即有緣人。」

這信沒有上款,一來便是內文,這內文不太長,就寫滿了一張草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