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安排(四)

「兩位到此 ,即有緣人。我夫妻二人,初婚不久,則臨應天。」

不出所料,這裡的擺設,正是一所新房。

而床上的兩具白骨,是成婚不久的夫妻。

「莫要見怪,吾人不欲受俗人所擾,故設連連機巧。」



看來,在這設關之人眼中,連天下第一的鐵不平也是個俗人。

這連鐵不平都闖不了的機關,卻被他們都闖過了。

「能到此房,必為互信之人,其中一位,聰明卓絕。」

想必,這聰明卓絕的,所指的就是夏瑤了。

「余人內子,亦慧質蘭心,惜世不與我夫妻兩人。」



越青看到這裡,也是沉寂,他們如此私定終身,又何嘗受世人所許。

特別是他的櫻落宮,對婚姻二字,可是不可觸及的領域。

他心裡只好默然歎息,繼續把信看下去。

「余三十歲前縱橫,滅七派,絕十四幫。就憑一劍,於一身血脈。

余血源西域天魔,西域人被中原人稱之魔族,為世不立。」



看來,那大廳的魔音,多半是來自西域了。

「余年幼時,西域受中原所侵,以滅魔之名,盡殺我族。西域天魔族,只餘我一人。後匿藏半生,隱瞞血脈,求學於中原各派,受業蜀山一貧道人,為報師恩,至今未沾蜀山一石,未殺蜀山一人。」

越青心想,怎麼沒聽過蜀山有門派,更沒聽過這一貧道人,難道這西域的前輩死在了更久遠的年代?

「惜未敢忘滅族之恨,當日中原七派十四幫結集,攻我西域,血洗黃沙。余二十師滿,潛伏五年,即宣戰中原七派十四幫,光明一戰。豈中原人之奸狡,知我血脈,連年圍剿,當中更不乏蜀山人。」

夏瑤也歎了一口氣,怎麼就只是個西域人,就受盡冷眼,甚至整個族都被滅絕。

他們,他們甚至還沒有做過一件壞事啊。

「遇蜀山人,夭之不戰。非蜀山人,來一百,殺一千。一年間,盡殺中原武林高手低手總數三千餘人,後中原人稱劍魔。及後三年,紛爭未息,余不欲坐以待斃,主動滅絕中原七派十四幫,玉蕭幫主被殺,余年三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