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安排(五)

這一件事在信內看來,驚天動地,但越青與夏瑤卻未有聽及。

雖然他倆閱歷尚淺,但若是此等大事,必也略有所聞。

特別是夏瑤,情報對她對說就如生命一般。

既然他們都對這見事沒有印象,那就代表這件事的年代極之久遠。



惜雙拳終難敵萬千敵手,來敵日多,只好亡命天涯,從此消聲匿跡。

可世與願遺,潛匿一年,終被禪門所伏,困於極東石牢,不見天日。

余生於西域,豈肯於極東困地了結餘生。惜石牢受武林各派長老輪流所守,

余要骨被釘,內力盡封,闖出生天,談何容易。

唯清霞有年幼長老,即余內子,天性仁厚,悲天憫人。



各派七日一換,即七日可見內子一面。

歷時年餘,內子與余七日一談,談欲不絕,終生情愫。

內子助我逃出石牢,雙雙亡命天涯,毫無怨言。

得妻如此,余戾氣盡消,不欲與江湖糾纏,望隱匿餘生。

惜武林各派喋喋不休,終受唐門所困,內子身中惡毒,命餘半載,



卻不敢停步,繼與妻二人日夜逃奔。

終到一處,櫻落滿地,即開石洞,望了餘生。

為阻俗擾,內子出謀,余設機關,終得我倆終身之所。

唯內子受毒日深,命不久矣。

余不望獨活,只求與內子共死於此。

今夜佈新房,成天作之侶,行夫妻之禮,共享內子之毒。

留書於此,望得書者取妝檯之物,拜見蜀山一貧。

弟子不孝,望有緣人助我答謝師恩。  越寒山




這信就到這裡,夏瑤看著只有說不出的心酸,可越青卻對這劍魔的名字有點好奇。

這「劍魔」與他一樣,姓越。

越這一個姓,可不像陳、李、張、黃、何般普遍。

不過,這也只是牽起了越青一絲的好奇,卻沒有深究。

畢竟,同一個姓氏,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