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安排(七)

這轉鎖呈八卦型,內分八層,看來要轉動八次,才可以解開。

鎖面有著細小的紋路,縱橫分錯,不成章法。

「這是八門金鎖,我們要把這細小的紋路,扭出一條正確的路線,應該就能把這活門打開了。」

這奇珍八怪的見識,越青可就比不上夏瑤了。



一般八門金鎖,雖然少見,但若知道其中法門,便毫無難度。

但那金鎖卻多了一些黑色的小紋路,看似除了這八門金鎖的知識,還要考一考夏瑤的眼力。

越青把那桌子移了過來,作為踏足點,抱起了夏瑤,讓夏瑤去解八門金鎖。

越青也是感歎,一路上除了那火蜥外,都是夏瑤在幫著他,武功再好,再很多時候也未必派得上用場。

夏瑤先開始轉動最外層的鎖圈,那鎖圈滿佈著密密麻麻的小黑線紋路,可那黑線的道口,卻還是被夏瑤看了出來。



她先把那道口,轉到了八卦的東南方。

「這是八門中的生門,是八門金鎖的唯一入口,後面才是真正的難處。」

那黑線一層比一層要密,可夏瑤轉起那鎖來,卻毫無阻礙,甚至沒有一絲思考的停頓。

越青看著,心裡只有說不出的敬佩,即使他知道這解鎖的法門,也需要思考上一段時間。

但夏瑤就像一早就知道這個鎖的解法一樣,甚至去到滾瓜爛熟的程度。



然而,這樣的鎖,在小雨谷的人眼中,就像是孩童的玩具般。

的確,小雨谷的人都不會武功,但天下卻沒有一個鎖能鎖住他們。

他們的工作內容,面對的鎖可不少。

鎖,可以說是他們其中一個最熟悉的朋友。

不費一盞茶的時間,夏瑤已經把這鎖轉到了最後一層,在眾多細密的黑線中,有一條完整的黑線連貫著八層鎖圈。

夏瑤終於把最後的一層鎖圈也解決了,從最外圈的生門而入,那黑線繞過了最中間的鎖圈,又重新向著最外層的鎖圈延伸,盡頭,便是這鎖的正西方。

正西方,就是八門金鎖陣的景門,也就是整個八門金鎖的出口。

隨著夏瑤把這八門金鎖解決,那活門亦隨聲而開。



他們在這石洞裡,一直往下走,一直往下探。

如今,終於有一條路,是向上延伸的了。

越青在離開之前,亦不忘去取那妝檯的蜀山信物。

畢竟,這出路,也是越寒山預留給他們的仁慈,替他完成那小小心願,也算是對這前輩的一番謝意。

縱蜀山派已不復存在,也應替這「劍魔」走上這一躺。

越青把那妝檯打開,隨來的便是一陣舒眼的青光。

這信物是一塊呈劍形的幽玉,陣陣靈氣隨之沁入心肺,夏瑤也因此舒懷了不少。



越青卻是好奇,這蜀山派到底是如何神奇的存在,連這一塊小小信物,也有如此神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