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一)

越青取過了信物,便往那活門走去。

這雖是一處出路,但卻絕不容易通過。

這路既暗且窄亦算可接受範圍,兩個人終能通過。

真正的難處,在於這石洞完全是垂直而上,四壁平滑無比。



即便是越青,想要用輕功一躍而上的可能性也不大。

更何況,現在的越青背上伏了一個夏瑤,就更別想以輕功離開了。

越青也是苦歎,這前輩既要給他們生路,卻又處處為難。

但夏瑤卻還是依然的觀察,她相信,這樣的一位前輩不會留下一個毫無用處的石路以作弄他人。

「青哥哥,可以站高一點嗎。」



越青不明其意,但卻不會再對夏瑤懷疑,他隨即照夏瑤的說話做。

只見越青站高之後,夏瑤伸手摸了摸那石洞的內壁,隨即便是一個淺淺的微笑。

「青哥哥,相信這是最後的考驗了。」

夏瑤又望了望那新房的四周,卻發現了一對與新婚絕不相配的鴛鴦匕首。

就傳統文化而言,正常的新房不會出現利器,以防斷絕的不利之意。



那麼,這一對匕首出現在這裡,就必有它的特別用處。

夏瑤示意越青把那一雙匕首拿起,越青也是依話直為,絕不遲疑。

「青哥哥,你把其中一把匕首插進這石洞的內壁看看。」

可越青隨意一插,那石洞內壁卻絲毫未動,甚至劃不出一道花痕。

夏瑤笑了笑,提醒了越青一下,嘗試用他的寒勁注入匕首再試試。

這一次,匕首很容易便插進了那石洞的內壁,加上匕首纏上了寒勁,更是牢牢的插在了那石壁之上,堅穩非常。

原來這石洞的內壁,都是由火山土加上活火岩混合而成,夏瑤也不知道這是天然還是人為。

只是當她的手摸在了石壁時,便感到了絲絲暖意,便作了這大膽的假設。



再加上新房出現那一對不相稱的匕首,便令她更進一步肯定自己的推測。

又剛好,越青所修乃寒冽功法,寒勁與那火岩相衡,本來溫度稍高的岩土遇上了寒勁便急速收縮,咬住了匕首,令匕首更為穩固。

本來越寒山在造洞時,也未有此一料,他只預料去者必將內勁纏鋒,控制內勁吸附在岩土之上。

卻又如何想到,來者偏偏是修了《冽風功》的越青。

越青再笨,這時候也懂了夏瑤的用意,這一雙匕首,便是他們逃出這石洞的階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