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二)

他去解下那床沿的紅菱,將夏瑤托在背上,用那紅菱纏住了兩人的腰。

夏瑤的雙臂也從後緊緊的抱住了越青,那口裡吐出的香暖吹得越青耳後生溫。

越青也不敢過份等待,多等一分,夏瑤便需要多支持一分,他能撐下去,但夏瑤卻並不樂觀。

他拿起那一對匕首,纏上了寒勁,牢牢的插在了那石洞的內壁。



他不敢把匕首插得太深,怕插了下去,拔下來需要花費太大力氣,他要避免消耗多餘的力氣。

但他也不能把匕首插得太淺,插得太淺自然不可能承受住兩人的重量。

甚至那一股纏在了匕首的寒勁,也得好好控制,若把這岩土過份冷卻,破壞了內壁,再往上攀爬便更為困難。

越青急,卻不敢大意,稍為大意,這石洞內壁便不可用。

以夏瑤情況而言,時間不容許他另尋出路。



越青先纏上微弱的寒勁,測試這岩土的承受程度。

匕首的刃鋒傳來微微的涼意,叫人有說不出的舒暢。

但這樣的涼意,卻未能令那岩土冷卻,那匕首插了進去,還不足以承受兩人的重量。

越青漸催勁力,逐步加強,試了個三、四次,終於找到了那寒勁輸出的份量。

當成功掌握這輸出量後,越青便開始攀爬。



他不敢爬得太快,怕節奏一快,亂了寒勁的控制。

他又不敢爬得太慢,在這石洞,時間拖得愈長,他的體力消耗愈大。

然而在上攀的同時,夏瑤卻默不作聲,這可不像平常的夏瑤。

越青擔心,稍作停頓,回頭望了望他的髮妻。

但夏瑤向他回以一個微笑,卻還是一句不展。

越青只道夏瑤苦撐下開始疲累,不敢耽誤,又重新開始攀爬。

其實不只是夏瑤,越青這一直攀爬,又要控制勁力輸出的精神,其實那疲勞絕不輸夏瑤。

但越青卻知道,他只有堅持,他是夏瑤唯一的依靠。



這一種信念,化成了他的動力,令他感覺內蘊更為充盈。

還好夏瑤的呼吸仍被他聽在耳裡,那呼吸所吐出的芳暖時刻都能令越青安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