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八)

不容有人抗忤的絕凝,又豈是只擋下雙掌這般仁慈。

在那一拂袖間,便凝了更鋒冷的玄勁在袖袍之上。

一袖兩掌,一觸碰下,越青應聲倒飛出去,兩秒間已彈射開了丈餘的距離。

越青這一飛,正向著夏瑤所藏的大樹飛去。



在轉身向絕凝擊出那一掌時,越青已作好與櫻落宮撕破面貌的心理準備。

在那一雙掌擊出的時候,越青運用了在與火蜥戰鬥時的相同技巧。

將自己的寒勁纏在雙掌的同時,巧妙的轉化了玄勁的形態,形成了一個無形的球體。

他對這種技巧已經愈來愈得心應手了,在攀出那石洞時的經歷,也令他在內力控制上有了進一步的提升。

絕凝卻未有料到越青如此一著,心想這小子果然是天資聰敏,可惜今天就要斃了他。



越青飛向那大樹,一刻也不停歇,直繞樹後,抱出了夏瑤。

一個躍步,向著前方奔去,奔進了片片樹林。

絕凝又豈肯站立原地,也隨著追了上去。

本來越青的輕功便遠不如絕凝,再加上抱住了夏瑤,想要逃遠的可能微乎其微。

但越青卻還是作出了這舉動,他賭的,就是絕凝對這片樹林的熟悉程度。



這片樹林,才是櫻落宮真正的禁地。

從小,絕凝就告訴越青,這片樹林,入之即死。

越青緊緊的記在心裡,從來都不敢接近這樹林。

但如今,為了夏瑤,即使前方是萬丈深淵,他也會毫不猶豫一躍而下。

可惜的是,越青賭錯了。

絕凝在接任櫻落宮主後,常常到樹林裡修練及參悟《凝散訣》。

但這樹林裡頭,卻有不被宮主以外的人進入的理由。

而這理由,是絕不能被宮主以外的人知道的。



因此,這片樹林,入之即死。

死,當然是出自櫻落宮主的手。

而當凌笙聽夏瑤憶述至此,也暗暗有了一絲異色。

這理由,看來凌笙也不太願意被人觸及。

但念頭一轉,凌笙心想自己早已不是櫻落宮人。

縱這理由公諸天下,對她而言,又有何不可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