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源頭(一)

越青不敢停下腳步,也沒有空閒去辨別方向,他只能繼續的狂奔。

越青很清楚知道,絕凝是個如何恐怖的人,他不能讓夏瑤落入絕凝手中。

他就死命的狂奔,途中不停轉向。

相比起讓絕凝找到,迷路實在是太幸福了。



一個拼命的跑,一個拼命的追。

也不知是命運的作弄,還是越青那神一般的直覺。

這胡亂的東奔西跑,竟然給他跑到了一個石墓前。

這石墓,並不尋常。

一般的墓,前面總會立著靈碑,以記先人之事。



但這石墓,就只是一個石墓,並無任何的靈碑。

除此之外,這石墓,也不是平常的石墓般一個半球狀。

這石墓,更像是一個五角錐狀。

而更奇異的是,這石墓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越青想要忽視這石墓,繼續狂奔,他一刻也不想停息。



但夏瑤卻止住了他,越青雖然心急如焚,但夏瑤比他更為細心聰慧,夏瑤必有她的道理。

但這停歇實在太冒險了,絕凝要追上他們本非難事。

這一個停歇,果然把絕凝帶到他們眼前。

越青眼裡只有不盡的驚慌,連這樹林也容不下他們,難道他們就此命喪?

夏瑤卻又一次捉緊了越青的手,越青眼中的慌亂馬上消散不見。

越青心想,他差點又陷入了那種慌亂的節奏了。

絕凝從小就教導,面對著你的對手,你永遠不能比他先亂,特別是比你強的人。

但夏瑤這一握手,卻被絕凝完完全全看在眼裡。



「小青,這女的是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