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源頭(二)

面對絕凝的這個提問,越青心裡有著明確的答案。

但他,卻不知應否把這個答案說出口。

在櫻落宮,莫說是婚姻,連擁有愛情都是死罪。

越青也是不知原因,但他以往就沒有想過自己會面對愛情,也就不去深究。



但如今,他即使不知道當中的原因,也要義無反顧的去愛護身後的人。

卻正因出於這種愛護,他又如何忍心說出真正的答案,令夏瑤變成絕凝非殺不可的人。

「青哥哥,我們是生,又或是死,也是夫妻,你就告訴她吧。」

越青又是一陣醒悟,夏瑤說得沒錯,是生,是死,他們都是永不分離的夫妻。

夏瑤其實大可自己把答案說出,但她卻選擇讓越青去抉擇,去回應。



一個女人,總對自己的人生依靠有著莫大的信心,但同時又會對這依靠產生不安。

一個女人,總愛聽自己深愛的男人親口說出的答案,即使這個答案人所共知。

「弟子從今起,非櫻落宮人,我與小瑤經已成婚。」

「成婚」二字一出,周遭的空氣忽然感覺涼了幾分。

而這些涼意,還附帶著絲絲的殺氣和怨氣。



越青知道,絕凝是真的怒了,而且非置他們於死地不可。

他從來不知道絕凝為何如此討厭愛情,也不知道絕凝為何如此痛恨愛情。

但凌笙,聽到這裡卻是一陣歎息。

這原因,她當然是知道的。

「果然,沒有一個人能信任,每個都背叛我!。」

絕凝一聲怒吼,散發厲人的氣勢,越青擋在夏瑤面前,硬接這寒冽之氣,差點窒息過來。

越青馬上運氣抵抗,也嘗試護著夏瑤的心脈。

但絕凝的氣勢實在銳不可擋,再加上與越青同練《冽風功》。



夏瑤在兩人的爭鬥中,只感到無比寒冷,彷如冰天雪地之中。

就在此時,越青從她的手裡傳入緩緩玄勁。

雖然越青功體也屬陰寒,但他很努力的把這寒流控制在隨波而不逆流的節奏

讓夏瑤的血脈順著兩人對衡的寒勁流動,以減輕從衡突中承受的痛苦。

若是以往,越青很難做到這一地步的操控。

但經歷過那石洞的旅途,他不知不覺間,對勁力的掌控更為精煉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