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源頭(三)

越青也就算了,絕凝眼看連這小女娃兒也壓不出半點血來,心裡更是惱怒。

然而,隔空的內勁對決有其限度,絕凝若再強行催谷,自己也會有所損耗。

絕凝下一刻即歛收狠勁,剛剛的真氣衡突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再說一次,禁地不放死屍,不想死得太痛苦自己出去。」



聽到這句說話,夏瑤更確定絕凝對這禁地的重視程度了。

那麼,他們就更不能離開這禁地,這禁地的出路,才是他們真正的死路。

夏瑤知道她更需要觀察,她要知道這禁地的「價值」。

如果沒有這存在的「價值」,禁地說到底就只是一片普通的地皮。

但這價值,絕凝肯定不會告訴他們。



環觀四周,夏瑤能看到最奇怪的,莫過於那不似石墓的石墓。

這五角錐形的五個平面,都印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青哥哥,有機會,就讓我到那石墓旁。」

夏瑤這樣說,必定有她的道理和把握。

他知道,要兩人一起到那石墓,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越青可以替她爭取機會與時間。

但這「有機會」,卻又是甚麼的機會呢?

假若這石墓非常重要,絕凝又怎會輕易出現讓他們靠近的機會?

看來這機會,要透過他們自己製造出來了。

武者之間,每一個機會,都是透過交鋒而出現的。

「宮主,弟子不孝,想讓你看看弟子這些年來的學習成果了!」

話音一結,越青凝勁雙腿,蓄勢待發。

這一次,他的雙手不再纏上那方便反彈的巧勁。



這一次,他需要纏著絕凝,製造讓夏瑤足以看穿那石墓秘密的時間。

但他面對的對手到底如何恐怖,他恐怕是天底下最清楚的。

而他在成長中,一次也沒有正面挑戰過絕凝。

絕凝對他而言,就是無上的權威,不可侵犯的代表。

然而,為了夏瑤,他把這一切的過往,都統統的放棄了。

他一躍而上,雙手纏著寒勁,忍受著那仍然隱隱出現的痛楚,抱掌成拳,直轟絕凝心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