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源頭(四)

越青絕對沒有可以擊敗絕凝的自信,但若只是為夏瑤爭取時間,他還是有些許把握。

雙拳齊出,絕凝雖強,卻也不敢怠慢,伸出那白得冰冷的玉手,向越青腕脈抓去。

越青又豈肯就範,脈門被抓,等同被置死地。

那拳不敢再去,讓那玉手勉強抓了個空。



但馬上另一拳又再轟過去,他不希望讓絕凝有空閒去管夏瑤。

在絕凝發現夏瑤意圖之前,他必需全心全意去攻擊。

絕凝總是教他,只有弱者才會防守。

因此,他沒有從絕凝那學會一招半式防守的技倆。

他們倆的武學套路其實極之相近,招招發狠,招招奪命。



雖然對著火蜥這種非人靈物效果不大,但對人類卻是能令對方絕氣於一瞬。

但這種打法極之冒險,一旦失敗,就差不多等同死亡。

除非,在對方回擊前,你比他更快擊上另一記攻擊。

越青就是抱著這種思維與絕凝對打。

以武學修為而言,他絕不可能比得上絕凝。



他的唯一機會,就是這種不要命的打法。

空門大開之時,讓對手即使攻擊你也會兩敗俱傷。

自損八百,傷敵一千,就是絕凝教越青的武功哲學。

絕凝眼看越青一招快似一招,也正奇怪這小子怎麼進步如此神速。

但她卻仍是不慌不忙,面對越青,她依然是游刃有餘。

「小青,你的武功進步了。也該讓你看看我的進步了。」

忽然,絕凝兩手招式並收,中腹大開。

越青見狀也是遲疑,心想必然有乍。



但他卻不能停歇,一旦停息,絕凝便會注意到夏瑤的動作。

即使有乍,他還是不顧一切的衡向絕凝。

兩個拳頭結結實實的擊在了絕凝中腹,但絕凝卻未有任何變異。

地上揚起了一陣青葉,又復歸平靜。

「小青,這就是我的進步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