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青囊(一)

「你不想他有事,就不要攔我。」

她的聲音沉實卻溫柔,冰冷卻又多了一分真情,隱若但卻不虛偽。

雖然她的聲音不如凌笙般誘人,但卻也令人聽入心靡。

凌笙卻還是遲疑,雖然從她的話語中聽不出半點內力,但這並不代表這人殺不了人。



「這樣把,你可以把我的脈門扣著,我一有異動,以你的能耐,一定能殺了我吧。」

面對凌笙這厲人的氣勢,卻絲毫不見其怯卻,反倒讓自己扣在了刀鋒口上。

背後的工人婢女,看見對方開出了這樣的一個條件,都請求凌笙讓她一試。

越青見了,也希望凌笙讓她一試。

他向凌笙示意看風,讓凌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陌生女子身上。



「姐姐,就讓她一試吧,我不怕。」

就連蕭瑜也開口了,他最清楚自己的狀況,也知道自己多拖一刻,就多凶險一分。

終於,凌笙也同意讓那女子照看蕭瑜,但她的手,卻是緊緊的扣在了那人的鎖骨之上。

她雖然怕那人是為了同歸而盡而來,但她卻沒有看出這種感覺。

再加上,連他都對蕭瑜的狀況束手無策,只能放手一搏。



她甚至懶得去問那女子的名字,只要救得了蕭瑜,是誰都沒有所謂。

凌笙當初是因為懷上了別人的孩子,才被驅出了櫻落宮。

你問她的孩子?也許是死了,也許是不見了,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這孩子的父親,肯定是死了。

當日她完成生產,元氣大傷,對一切都無能為力。

她逃出了櫻落宮,逃到了玉刀山莊。

當中的恩怨情仇,她也不想再提,她不能忘記的,就只有那短暫的溫暖。

直到遇上了蕭瑜,十多年來,她已視蕭瑜如己出,感情絕不輸親生母子。



因此,蕭瑜現今的狀況,她是最為擔心的。

她曾經告訴自己無數次,蕭瑜不是她的孩子,也不是那孩子的代替品。

蕭瑜,就只是玉刀山莊的少莊主。

但人非草木,感情這事,隨著時間總會萌芽的。

如今看見蕭瑜遇險,她才發現,這孩子在她心目中已如同親生兒子般存在。

那女子一直在替蕭瑜檢查脈息,她的探脈手段比一般大夫多出了很多步驟。

不只是手腕的脈象,肩上「中府」、頸上「人迎」、以及心肺前後幾個穴道,她都一一細心探看。



終於,她結束了她的檢查,露出了閒定的神息。

「蕭莊主,奴家想請你到船上小休片刻,片刻後,便如以往生龍活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