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一)

蕭瑜不喜歡欠人恩情,別人有恩於他,他必定會緊緊記著。

但慕容鵑聽了,沒有回答,只是報以微笑。

在她眼裡,青囊門沒有讓蕭瑜出手的需要,整個青囊門,在江湖還是有一定的地位。

而慕容鵑,她在意的事,或許不是蕭瑜能夠幫得了的。



所以,她沒有回答,就只是淡淡一笑帶過。

兩刻鐘很快便過去了,慕容鵑陸續的把蕭瑜身上的針除去。

她在把針一根根除去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她把剛才施針的順序倒過來的除針。

不過這對她而言也非甚麼難事,畢竟施針時也要記得下針的穴道順序,只是把下針的順序倒過來而已。

不消一會,七十二根針都盡數除去,這七十二根針摸上去,卻是冰涼舒爽。



「這些針沒有一根是熱的,就證明蕭莊主的多餘陽勁已散除得乾淨,沒有殘留。」

蕭瑜的身體終於能恢復活動能力,他坐正了身子,向慕容鵑好好拜謝。

「除了幫你除去陽勁,這七十二針配上剛才那顆藥丸,已經把你的三七陰陽脈鞏固不少,蕭莊主
以後再出現今次情況的機會將會大大減少。這小舟正往蝶舞山前去,載著你朋友們的大船也會到蝶舞山去,蕭莊主不妨先休息一會,蝶舞山很快便到了。」……

回看正等待大船的一群人,果然在蕭瑜們的小舟駛去不久後,一艘大船在遠方漸漸靠近。

婢女工人們紛紛揮手,但那船卻沒人回應。



那船就一直駛近,一直駛近,卻沒有減速。

眼看快要撞上岸頭,眾人急忙避開,這船就直直的衝上了岸,把那岸邊的泥沙都劃開兩邊,這才緩緩停下。

越青上船一看,但這船又哪裡有人,或許是有的,但那些人,都一個個倒在了甲板之上。

越青一探,他們都已經死去,不帶傷痕。

越青知道,這殺人的手法,只有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