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二)

「小青,你可真有辦法,想不到絕菱花也弄不死你……」

越青甫想到了絕凝,那熟悉的身影隨即在船艙緩緩步出,朦朧的身影漸見清晰。

越青雖然也緊張非常,但經過這約兩個月來的經歷,他認為自己有本錢與絕凝一戰。

在剛剛獲得絕菱灼息之時,他因控制不佳而未敵蕭瑜。



但如今,經過一番鞏固,他不認為自己還是那個束手待縛的人。

再加上,除了夏瑤他必定要保護外,也不能失信於蕭瑜,把這些婢女工人都送上。

「宮主,你這又是何苦,你這樣恨盡天下人,倒頭來,你恨的只有自己。」

絕凝聽越青如此一言,仰天大笑,這笑聲聽得人心裡發寒,寒顫不斷。

大笑過後,那雙眼重新狠狠的望著越青,這雙眼神,實在鋒利的可以把人刺穿。



「對,我恨。我苦心教導多年的徒兒,為了一個相識不過幾天的丫頭,狠狠的把我背叛,我為何不能恨?」

這也是越青最不解的地方,為何絕凝如此痛恨婚姻,為何櫻落宮的人就不能成婚,他從來想不透。

他急忙退到了夏瑤的身旁,他只怕絕凝突然發難,遷怒夏瑤,那時候若他鞭長莫及,就不堪設想了。

「先是那個男人,再是我的師姊,最後是我的好徒兒。你能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能惹得這麼多人的背叛?」

她邊說邊大笑著,這笑聲愈笑就愈悽厲,刺耳非常。



「你這好徒兒,還孝順得聯同外人把聖地的聖碑毀個粉碎,那你說,我為何不能恨?」

越青未曾見過紀凝如此多言,他只感到,以往那個冷酷的櫻落宮主,如今再也不如往昔般沉著,反倒開始歇斯底里。

而且這一連串的控訴,他一時間也答不過來,呆在了夏瑤身邊沉默著。

但夏瑤卻不如越青般被她這種話語震懾,反倒站前了一步,把目光放回了絕凝身上。

「你只是把你的要求強加於我青哥哥身上,他只是想做自己要做的事,你就百般阻止,還要取他性命。青哥哥只是追尋自己的幸福,難道這就叫背叛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