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三)

絕凝聽見夏瑤的回答,那冰冷卻又凶狠的目光隨即轉向了夏瑤。

這目光能把任何人都看得膽怯,但夏瑤卻未有懼怕這目光。

在夏瑤的心裡,只要越青在她的身邊,這世間根本沒有任何事可以令她懼怕。

「小丫頭,你就這麼急著想要死嗎?……不過你們一個個都走不了!。」



話音一落,噗的一聲,一個工人倒在地上。

一個眨眼的時間,絕凝已不知何時穿越在人群之中。

她之所以先找工人下手,全因越青就在夏瑤身旁,要殺夏瑤容易,可是要把越青神不知鬼不覺的秒殺卻不是容易。

但相對越青,那些工人婢女在她眼中就像是小孩一樣。

婢女們看著絕凝忽爾的出現,來不及的驚呼,都被她一掌掌的摑在了臉頰。



力道之大,直叫她們的頭猛轉了三圈,頸骨可想隨之斷裂,但那頭卻沒有掉下去,連一滴血也沒有淺出。

幾個婢女都一一倒下,工人們見狀,雖知不敵,卻也架勢欲擋。

但未有擺好架勢,一個個的右手都被打至變形,他們還來不及看出對方是何時下手,就已經痛不可當。

痛覺一現,望向自己的右手,卻已非平常的壯碩,像是土泥一般軟癱一團。

但他們的痛覺並沒有很持久,因為下一秒,他們的心胸上都受了一掌。



這一掌,把他們都打得全身骨頭盡數分散,這一口氣,就如此的斷了。

正常而言,這些傷勢,必定會有些許吐血。

然而,絕凝的每一手都纏繞著極之霸道的寒勁,那些血,在吐出口前,就已凝固了。

夏瑤雖然在當殺手時也殺過無數的人,但看見絕凝如此手段也不忍直視。

越青更是打醒十二分精神,絕凝這樣的精神狀態,斷不會像上次一樣被夏瑤三言兩語耍走。

越青的本錢,就是他那經過初步轉化的絕菱灼息,他也不知道能發揮到哪一種地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