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四)

「嘻嘻嘻嘻,死得好,這些人都該死,他們自出現在你身旁之時,就該死。」

那陰冷的笑聲愈來愈冷,越青卻不能被這些笑聲影響心神。

他需要時刻冷靜,才能充分發揮他的《冽風功》以及他體內的那股灼息。

這也是為何越青認為自己有能力對抗絕凝,絕凝現在的狀態,斷不會發揮出平常水準的《冽風功》。



然而,即使她未能發揮百分之百的實力,卻不代表她出手的威力有所減少。

《冽風功》追求的,並非是極致的破壞力,反而是對武學的一種控制。

但現在的絕凝,每一出手,都伴隨著極巨大的破壞力。

越青如今想要逃出生天,就要賭自己在控制武學方面有勝過絕凝的地方。

亦正因這「控制」的重點,修練《冽風功》的人,在修練《凝散訣》總會較容易上手。



絕凝也不等越青準備,直接欺身就來。

越青運勁纏身,冽風功的冰冷伴著絕菱灼息,相互調和。

絕凝第一掌正拍越青面門,他不敢怠慢,好好的擋了下來。

這一擋,越青大感驚奇,照道理絕凝的攻擊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擋下來的,至少要退個五、六步。

但他就是這樣一步不退的把絕凝的一掌擋了下來。



這並非是絕凝留力,而是那絕菱灼息的神效。

這個世上從來沒有人將絕菱花結果,也沒有人將其氣團轉化為自己的內力。

越青,是歷史上第一個成功的。

換言之,不論是越青還是絕凝,都沒有預料到絕菱灼息的奇妙之處。

絕凝只感到那一掌擊下去,如入泥海,竟探不見底。

這種感覺,竟與《凝散訣》有幾分相似。

但她卻不敢肯定,雖有幾分相似,卻不至於完全一樣。

她當然不會就此罷休,她加大力度,繼續進攻。



那一掌接一掌的攻擊,密不透風,比起越青當時與蕭瑜在房內小鬥的攻擊還要密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