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五)

在這密集的攻擊下,她開始放棄那強橫的破壞力,希望以量取勝。

果然,在這連綿不斷的攻擊下,越青開始感到吃力,雙手痛感漸生。

絕凝也感到她的每一掌打得更結實了,越青所練的果然不是《凝散訣》。

「哈哈,我的好徒兒,放棄吧……這就是背叛我的下場。」



越青那灼息雖然經過一番調和,但始終日子尚淺,又如何與絕凝多年所修的《冽風功》與宮主專有的《凝散訣》相比。

他知道,想要逃出生天,他只有轉守為攻。

他需要在這密不透風的攻擊中找出絕凝的缺口。

但這連密的攻擊,想找出一絲缺口又談何容易。

夏瑤在一邊看著,也是緊張,但以她目前的實力,她知道衝動的加入只會讓她的青哥哥情況更為凶險。



她還在想,在兩個月前看見的絕凝,雖是無情,卻有著無比的冷靜。

但兩個月後,竟判若兩人,若瘋婦一般,這當中必定有一定因由。

這難道,是走火入魔……?

其實夏瑤所猜的離不開八九。

當日絕凝與凌笙重遇,練成初階《凝散訣》的絕凝在對陣後深感面對凌笙仍舊不敵。



心中大有不甘之下,唯一想到的途徑便是《凝散訣》。

然而聖碎被毀,她只能靠自己腦中的記憶去修練。

但在面對凌笙後,她心神已亂,卻又堅持修練。

而且單靠腦中的記憶,即使記憶再好,也未必完整。

就是如此,她靠腦中的殘篇《凝散訣》獨自修練了兩個月。

終於,她的心脈再也忍受不住,失去了控制。

體內《冽風功》的寒勁相互交鋒,在他的血脈中上演著好幾千場戰爭。

但此刻的她,還未有失去神智,她的神智還是冷靜清晰的。



直到她又一次看到,又一次看到了越青與夏瑤相互倚在一起。

但這火,卻不是她放的。

她來到玉刀山莊之時,這山莊已被燒得七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