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狹路(六)

這些因由,夏瑤經一番細想,十中猜不離八九。

但經她如此細想,越青的境況又再險幾分,他已擋無可擋。

終於,越青在找到絕凝的空隙前,先露出了空檔。

絕凝又豈會放過如此機會,迎頭便是一掌。



就在這掌正要擊出時,夏瑤靈機一觸,開口大喊…

「川元如海,固守無浪。海元如川,流放頑鋒。大巧奪力,借風吹花。」

聽見這短短一句,絕凝整個人竟定住了。

隨後,那失神的目光望向了夏瑤,似找回了半分理智。

夏瑤被這樣一看,也不免打了個寒顫。



「小子,你果然是練了《凝散訣》!好啊!」

夏瑤所唸幾句,正是《凝散訣》第二章所載的功法,絕凝苦修多年不果,又豈會沒有印象。

不過,這第二章還是引不起絕凝的興趣,她早就把這第二章的功法看過百遍,只是不得要門。

「運元化海,百川匯流。借外猛勁,納元自玉。清思昏天,地半規圓。」

這一句,卻終於令絕凝聽出個驚異。



這是《凝散訣》第三章所載之文,但絕凝卻總覺得與自己印象中的有所不同。

這也難怪,本來聖碑上第三章功法以後的文字,都與本篇有所差別。

但那行文中,卻仍有著同樣的味道。

夏瑤繼續的念,絕凝愈聽愈驚,心中愈聽愈亂。

就在這時,她的胸間終於露出了那不應該露出的空檔。

越青一直在等這空檔的出現,又豈會輕易放過。

他右拳瞬凝猛勁,在經過這兩個月的固元培脈的經歷,他在運用氣勁上有了更進一步的掌握。

現在的他,已經能在瞬間在自己的攻擊手段上纏上強大氣勁。



這由《冽風功》為外力,內裡包含著絕菱灼勁的拳頭,絕凝連看也沒來得及看。

胸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打中,絕凝整個人倒了幾步,這令她受了一定程度的傷,嘴角流著點點血絲。

這樣的高手,這樣的強者,如今眼裡除了失智的目光外,還多了幾分驚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