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一蹚渾水(一)

這個由自己一手教出的徒兒,甚麼時候已經到了能傷及自己的程度了。

其實以越青目前的實力而言,要傷及絕凝還是言之尚早。

但現今的絕凝,心智失去控制,失去了「冷靜」,冷靜是她一直以來最強的武器。

但走火入魔的她,心神就只有亂作一團,雖然不忘修為,但那套武術的哲學已經不復存在。



再加上夏瑤一句一句的讀出她最珍而重之的《凝散訣》。

而這《凝散訣》更與自己記憶中的有所差異,這豈不令她的心神亂上加亂?

如此狀態下,就像一個待燃的炸彈。

越青的一拳,正點起了這炸彈的藥引。

這樣的氣脈狀態下,受著越青的一記重拳,著實不好受。



越青見一拳得手,也不戀戰,襯著絕凝受傷失神,抱了夏瑤,跳入水中。

他們就一直的往下潛,往下潛,只望絕凝不要找出他們。

還好夏瑤這半個月來已經有初步的內功修為,在水中閉氣一段時間始終不是問題。

絕凝又哪肯落後,即使受傷,還是忍痛衝進江裡。

但這江經過竹林大火後,灰燼都流到了江中,那焦黑的泥土都散落到江水裡。



一時間,這江水混濁不堪,視野極之有限。

絕凝跳到江裡,雖能閉氣很動,卻已尋不著二人。

二人卻不敢回頭看絕凝有否追來,他們一刻都不敢遲疑。

越青挾著夏瑤,就是死命的游,拼盡全力的游。

絕凝長年在櫻落宮長大,始終水性不善。

其實越青水性也所差無戀,但他身邊的夏瑤,以往為了完成任務,卻是有山攀山,有水涉水的。

在水裡行動起來,她卻比起越青更有把握了。

兩人就如此合力相互支撐幫助,游了一段時間。



夏瑤卻有了初步的內功修為,卻仍是初學,氣脈有限。

終於,她忍不住探出了頭,越青也跟了一起。

那燃燒殆盡的竹林,已在身後遠遠的地方了。

但如此一探,他們卻發現絕凝已不在岸上,那麼就有可能跟他們跳進了江裡。

想到這裡,他們不敢停下手腳,探出了頭,繼續的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