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一蹚渾水(二)

可是,這江卻是非一般的大,想要徒手游到彼岸,也是非一般的費力。

夏瑤望著這偌大的江河,也不知能游到何時,她對自己的體能,是最了解的。

但奇怪的是,她游了一段時間,卻還沒有乏力的感覺。

相反,她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溫勁推動著自己的呼吸,讓自己體力仍能保持。



她意想不到,短短半個月,《鐵陽經》竟令自己的身體出現這麼明顯的變化。

在體格沒有改變之下,體能竟得到如此大幅度的提升,不知這《鐵陽經》繼續修練下去,會有何果效。

她實在想更快的成為越青的助力,她不希望再站在一旁看著越青為自己拼命打鬥。

越青的體力更不在話下,練了多年的內功,又加上絕菱花的調合,雖然水性一般,但卻也足夠。

雖然如此,但兩人也游了將近半個時辰,卻是江流愈來愈急,每一步的前進變得更為艱難。



他們早已離那竹林遠遠的,江水再不是那樣的漆黑,反而映出了幾面日瓣。

但這樣的大晴天,卻沒有平息這湍急的江流,夏瑤開始感到自己的動作不受控制,正被江流推著。

越青見狀,馬上猛力拉住夏瑤,但當自己出手拉著夏瑤,只餘下另一隻手又如何對抗江流。

越青想要運氣抗流,起初還能抗得一陣,但再游了幾步,江流既急且怒。

武功練得再好,也敵不過大自然的力量。



越青終於也失守,但卻仍死死的握著夏瑤。

兩人就這樣被江流推著,流著。

這湍急的江流不單把他們猛力的推動著,江流的層流更開始把他們向江底扯去。

越青雙腿猛踢,與那力勁抗衡,被江流推著還能寄望被推到陸地,但被扯進江底,就不得翻身了。

這雙腿一邊踢著,一邊極力的纏運氣勁,沒有氣勁的幫助下,越青絕不可能對抗這江流。

但這也夠越青吃力得咬牙切齒了,不知這樣的對抗他還能堅持多久。

就在這時候,他們眼前竟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在如此湍急的江流中,竟能像輕舟一般寫意的浮著。



在如此江流,實在不可思議,眼看著自己死命的對抗著江流,那人的姿態對比之下,就活像神仙一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