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的東部,食品公司都在二十七號集落設立蘑菇養殖場。養殖場的濕度、溫度和亮度都經嚴格監管,追求高品質高產量。單是一個七人足球場大的養殖場,一星期便能生產二十頓蘑菇。這些蘑菇會分銷到世界各地。

    有一顆蘑菇從養殖場出生,到成熟時採摘,與同伴們一起急凍,裝箱,漂流過境,來到地球的另一面,在貨倉呆上了一年,再被取出,解凍,切片,成為蘑菇忌廉湯的一員。可是這一片蘑菇現在正黏在碗邊,餐桌旁的女性完全沒注意到它的存在,蘑菇慨歎這趟旅程的漫長,又因自己沒有被吃下而感到失落。不過蘑菇不會說話,所以女性依然將視線放在手機螢幕,上面正在播著逗趣貓咪影片合集。

    在女性身旁圍觀的十來人一起為一隻彈琴的小貓而哈哈大笑,在食堂的中央引起一場小騷動。

    拿著餐盤的男女路經餐桌時都往人群投以銳利的目光,期望他們會被目光刺痛而收細聲浪,但不會有人出聲制止。因為人群中心拿著手機的女性,就是這裡所有人的上司,考古團團長——史黛拉•幸運。

    「史黛拉團長,史黛拉團長,請立即前往艦橋與湯姆副團長聯絡。」廣播沙啞的叫道,聲音是這艘潛沙艦『座頭鯨號』的艦長——高爾.文迪。



    眾人自覺的四散,向著食堂門口清出一條走道。史黛拉擦掉圓眼鏡底下的眼水,穿上深藍色的外套,再抖一抖烏黑的長卷髮,大步走出了門口。

    她邊走邊低頭看手機,機械式的向每一個撞到的肩膀道歉。貓咪影片是世界上勁頭最高的毒品,真讓人欲罷不能!她十七歲開始在座頭鯨號工作,並生活了十年,即使放空腦袋雙腳也會自動把她帶到艦橋。

    這裡一如往常的昏暗,顯得手機螢幕格外刺眼,光照到她的臉上如同厲鬼,不過她沒在意,其他人亦習以為常。

    她不用抬頭也感覺到有人站在她面前,一定是副團長湯姆•法蘭克。

    「大三時二十七分十六秒,聲納探測到一個巨物,這份是書面報告。」



    史黛拉機警的往後跳,避過了湯姆意圖拍掉手機的報告書攻擊。

    「我賭三件炸雞,這次又是塊大石頭。」她說。

    「古蘭波探測到有金屬的波長。」

    「加兩件炸雞,是礦床。」

    「有空氣。」



    「兩罐啤酒,吞了潛沙船的大蠕蟲。」

    「還有木材。」

    史黛拉抬頭,看清了湯姆的臉,金色的短髮,尖下巴,戴著方框眼鏡,露出狡詐的勝利笑容。

    她立即收起手機,搶過報告書翻閱。

    「真的是木質的波長,而且非常大量。」史黛拉說。

    「大滅絕後地球上所有野生植物絕跡。能存有那麼大量木製品的地方,只有在當時沉到沙底下的遺蹟了。」

    湯姆在投映桌的控制面板上拍了一下,空中浮現出全息映像,描繪出一個近似立方形狀的龐然大物。

    史黛拉推了推眼鏡,跑到桌的另一頭,興致勃勃看得兩眼發光,不時發出感嘆。



    「是一幢混凝土建築物,媽媽咪呀!」

    「根據建築物的形狀,我們推測它應該是一座商場,幾萬年後還能保持完整,真是太稀有。」

    「是誰最先發現它的?約翰嗎?瑪麗嗎?」史黛拉說著環視了一圈。

    坐在角落的一個男生怯生的舉手,是法特。

    「建築就命名為法特吧!馬上準備登陸,我要成為第一個爬上法特的人。」史黛拉調皮的向法特抖眉,他的臉因害羞而赤紅,又因湯姆充滿殺氣的眼神嚇得鐵青。

    「今次的登陸行動可能會比較困難,馬克你來說明。」

    高瘦的黑人男子走到面板前,他就是研究主任馬克•白萊,報告書是他寫的。他臉上堆滿了笑容,和史黛拉一樣難掩對遺蹟的興奮。



    馬克摸著面板,映像放大北面的部份,「這兒探測到有足夠給潛沙船進入的缺口,但亦探測到大量紅色反應,毫無疑問是蠕蟲的巢穴,從這裡進入等同於燈蛾撲火。」

    「還有其他路線嗎?非必要我不想破壞外牆。」

    「我們另外找到一些小缺口。」說罷映像拉遠又增加十個箭頭,「大小可以讓摩托進入,唯一的問題是這些路徑上佈滿了小型瓦礫,不排除可能有玻璃,對摩托非常危險。」

    「即使是潛沙海的古蘭波也很難震碎玻璃,何況摩托的功率比潛沙船低,這下頭痛了。」史黛拉咬著姆指指甲思考著。

    「我建議先派工作組清除障礙物,最快一個星期就能完工。」

    「不,潛沙船駛近便會遭蠕蟲攻擊,根絕蠕蟲又要花上不少時間。而且,」史黛拉瞥向艦橋的大螢幕,傳聞中有著『新百慕達』之稱的蟻獅旋渦就距離他們不足兩公里,「艦上相信遙言的群眾不少,逗留太久我怕他們會發動政變。我想盡快在今天就出發。」

    「直接派摩托進入不就可以了嗎?」湯姆說。

    「就說有碎石和玻璃啊,摩托很容易受損的,那怕是一條括痕都會破壞古蘭波覆蓋的完整性,然後就——」馬克做了個壓扁的手勢。



    「碎片之間應該有足夠的空間讓摩托經過,只不過是需要強大的反射神經和極之精準的操縱技術的駕駛者罷了,我們艦上缺這號人物嗎?」

    史黛拉和馬克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又交換了一個笑容。

    「哈!你總是能給我驚喜!大膽莽為的想法,不過我喜歡。」她把湯姆擁入懷中,他發出厭惡的作噁聲。

    「放手,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湯姆逃出她的擒抱,拉直起皺的衣服。

    「艦長,頒報藍色信號!」史黛拉向艦橋中央的座位叫道。

    坐在那兒的彪形大漢就是高爾艦長,他一手豎起大姆指,另一手拉出對講機,用沙啞的嗓門大喊:「全員聽令!發現遺蹟!現在頒報藍色信號!開始工作啦!蛀米大蟲們!」說罷他大力槌向按鈕,座頭鯨號上的每一盞警報燈都亮起了藍光。

    艦上每個人都跑起來,全速趕回自己的岡位,連躲在厠格躲懶的清潔大嬸也不例外。



    「我們也來辦正事吧。」史黛拉說著在面板上按了幾下,投映桌側旁從地板升起幾張座椅,史黛拉坐到一端,裝模作樣的繞起二郎腿,「規劃潛入路線、安排小隊人手、物資調動、尋找臉書打卡點、大堆雜七雜八的,會議馬拉松要開始了。」她的桌面升起一個茶杯,還有一枝鐵管子倒出熱騰騰的紅茶。

~~~~~~~~~~~~~~~~~~~~~~~~~~~~~~~~~~~~~~~~~~~~~~~~~~

    下午五時三十七分,頒布藍色信號後剛好四個小時。高爾看著主屏幕,座頭鯨號正前方,一個黃色的長方形在屏幕中央,箭頭標示為『虎鯨號』,筆直的往法特進發。

    他在面板上按了幾下叫出了這次調查小隊的成員名單。隊長當然是他們親愛的團長史黛拉.幸運,副隊長自然是副團長湯姆.法蘭克。成員四人分別是班尼•巴羅、特羅曼克•巴羅、愛蜜莉.史東和亞巴頓•萊斯。

    巴羅兄弟負責留守在虎鯨號上,另外兩人才是正式的機師。高爾回想二人平時給他的印象,一個是愛惡作劇的開心果女孩,另一個是沉穩的好好先生,無用置疑兩位皆是艦上首屈一指的皇牌駕駛員。看來艦長非常看重今次的探索行動,才會組成這隊只有精英的隊伍吧。

~~~~~~~~~~~~~~~~~~~~~~~~~~~~~~~~~~~~~~~~~~~~~~~~~~

    史黛拉的視線裡只有一片暗紅,身體呈趴座的姿勢被機械包圍,連轉身的空間也沒有,要是屁股癢也只能忍住不能搔。兩手握住操作桿,眼前的球體螢幕上出現這架摩托的全息映像,它的外型就像一顆放大了的膠囊藥丸,旁邊顯示著各種數字,標明座標﹑溫度﹑沙壓之類的數值。
    
    緊貼肌膚的是橡膠質的黑色保護衣,輕便的外表底下實則功能齊全,即使被扔進太空,你致少會有足足一個小時可以欣賞人生跑馬燈。
    
    小螢幕上出現調查隊其他成員的通訊畫面,看來大家都各就各位了。

    史黛拉輕咳一聲,叫出文本檔照本宣科:「我們的第一目標是成功登陸到法特上。我很清楚各位都是操作摩托的高手,但這次的潛入行動是有史以來難道最高的一次,請各位不要過於急進,一切以安全為優先。」
    
    她接到一輪機械式的『收到』作為回應。她向著湯姆的視窗打眼色。

    「團長,你不是說過要第一個登上法特嗎?你該不會是想用安全意識嚇唬我們,實為搶第一名?」湯姆說。

    「哇!團長也太奸詐了吧!」第一個正中下懷的是愛蜜莉,她有一頭短金髮和小麥色皮膚,聲音如小女孩般尖銳,「你不是有好幾個第一名登陸遺蹟的頭銜了嗎?差不多應該分點機會給我們!」    
    
    「哎喲,這種事是要用自己的實力爭取的。」史黛拉裝傻的同時不忙對湯姆打眼色道謝。

    「我對頭銜沒有興趣,不過,如果有獎品的話我們會更有幹勁的。」說話的是亞巴頓,一頭油膩的黑髮在昏暗的摩托內依然生著油光。

    「對了,就用我輸給湯姆的炸雞大餐作為獎勵吧!」

    「團長英明!」愛蜜莉說。
    
    「團長萬歲!」亞巴頓說。

    「無論輸贏對我都沒有好處啊。」湯姆說。
    
    「不公平!我們都沒份子!」班尼說。
    
    「噓!」特羅曼克說。
    
    發出抗議的是巴羅兄弟,兩個字的瘦子是弟弟,四個字的胖子是哥哥。
    
    「你們就別跟我們爭啦,」愛蜜莉說,「留在虎鯨號上看門又沒有風險。」
    
    「嘿!這附近就是傳說中的蟻獅旋渦,可危險極了!」班尼說。
    
    「就是說啊!」特羅曼克說。
    
    「死亡率超過百分之三十的航路耶!」
    
    「就是說啊!」
    
    「好!你們的團長,我,定下的英明決策!全員活著回去就人人有獎!」
    
    她接到一輪歡呼的『團長萬歲』作回應。

    「適當的幽默可以舒緩緊張和提升隊伍仕氣,請你們繼續。不過食用垃圾食物會引致肥胖,提議團長變更獎品。」
    
    高昂的氣氛瞬間冷卻。史黛拉看著通訊畫面顯示著DAVID的視窗,他是一個導航智能機械人,作為行動資料電腦,是調查隊不可或缺的一員,但這東西從來不看氣氛說話。
    
    「閉嘴啦,D!」史黛拉喊道。
    
    大家都掛著一張苦笑臉,心裡卻巴不得把DAVID扔出船外。
    
    巴羅兄弟的表情變得緊張和認真,他們調校面板,螢幕的反光在他們臉上閃個不停。
    
    「各位,我們到達預定的位置了。」特羅曼克說。
    
    「機倉現在開始注沙程序,預計於十秒後完成。」班尼說。

    史黛拉清楚感受到四周抖動起來,並越催激烈。她專心看著螢幕,在摩托完全被沙淹沒之時轉動手柄。摩托『咚!』的一聲穩定下來,這下就是古蘭波引擎運行的聲音。

    「完成注沙程序,各機運作正常,閘門開啟,可以出發。」

    「法特登陸作戰正式開始!毛伊海豚隊出發!」

    史黛拉踩下腳踏,摩托向前推進,螢幕上的數字急速攀升。從球體螢幕可以看到五顆小藥丸離開了虎鯨號,隊形由DAVID的毛伊海豚五號領頭,史黛拉和湯姆的一號和二號在兩側,愛蜜莉和亞巴頓的三號和四號在後排以三角形的陣勢前進。
    
    本世界最偉大的科學成就,是發現了古蘭波和發明了古蘭波引擎。要在沙海中航行,無論是潛沙艦、潛沙船、潛沙摩托,全都要靠著古蘭波引擎作為動力來源。以摩托為例,引擎生成古蘭波覆蓋在摩托表面,並持續往後方流動,震動四周的沙粒將摩托向前推動前進。當然,只要改變古蘭波的流向,摩托也能達致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移動,在三者中擁有最高靈活度。

    「還記得以前在索利遺蹟找到的那本書嗎?希望在這裡可以找到下集啊。」亞巴頓說。

    「名字是甚麼來著?『哈O波X』嗎?傳聞總共有七集,要集齊七顆龍O還比較輕鬆呢。」愛蜜莉做了個鬼臉,「我期待的果然是木製品呀,最好是那種輕飄飄又容易帶走的,本周木價創新高,每克可以賣二十個錢!」

    「嘿!可以不要在我面前談偷運文物的話題嗎?叫我這個團長的臉子往那兒擺,晚點來我房我們好好談一下。」

    「好的團長。」
    
    「私吞文物是嚴文禁止的行為,所有在遺蹟找到的物件都必須上繳--」
    
    「閉嘴啦,DAVID!」眾人異口同聲道。

    螢幕跳出提示窗,法特進入到聲納探測範圍,看著它幾乎和座頭鯨號一樣大,正面入口堆積著紅色的團塊,是蠕蟲的巢穴,牠們每一條都有摩托的三倍大,而且極度飢餓。

    「所有人依計劃的路線潛入,誰先拍到法特內部的照片就當贏囉!」

    各架摩托往四個方向散開,只有湯姆的毛伊海豚二號還跟在史黛拉後方,因為他的潛入路徑在法特的後方,要繞到後面去比每個人都要花時間。

    「雖然你很可憐,但我不會放水的啊。」史黛拉說。

    「我跟本一點也不在意。」湯姆說罷加速超越了她。

    「真是不直率呀。」史黛拉控制摩托下潛,進入到法特表面的缺口。

    在球體螢幕看到無數的瓦礫碎片飄散在周圍,她將摩托減速,右手撥弄著操控桿進行微調。摩托慢慢越過瓦礫群,數度和碎片以幾厘米的距離經過。她無意識的舔著上唇,全神貫注在螢幕上。操控桿就是她手臂的延伸,摩托仿佛成為她身體的一部份。碎片的密集度越來越高,不過史黛拉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下潛速度不減反升,活像她能藉由自身感受到碎片的位置。
    
    令人窒息的五分鐘,毛伊海豚一號安全穿越過瓦礫層,四周再無危險的碎片,剩下的只有柔軟的幼沙。毛伊海豚一號減速,聲納探測到可以進行登陸的氣室。